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民航资讯>> 业界快讯 | 国际资讯 | 祖国大陆 | 港澳台新闻 | 机票信息 | 火车资讯 | 旅商宝典
 

  

广州 北京 上海
深圳 成都 重庆
杭州 西安 南京
昆明 武汉 沈阳
温州 天津 大连
三亚 海口 青岛
贵阳 长沙 厦门
福州 郑州 太原
长春 桂林 济南
南宁 兰州 乌市
青藏 银川 无锡
哈尔滨 呼和浩特
齐齐哈尔 石家庄

南方航空 | 东方航空
国际航空 | 上海航空
海南航空 | 厦门航空
山东航空 | 奥凯航空
鹰联航空 | 春秋航空
英安航空 | 吉祥航空
东星航空 | 民营航空
深圳航空 | 四川航空
祥鹏航空 | 长城航空
重庆航空 | 昆明航空
通用航空 | 港龙航空
国泰航空 | 长荣航空
澳门航空 | 中华航空
华信航空 | 远东航空
航空餐食 | 立荣航空
复兴航空 | 港联航空
翡翠航空 | 东海航空
中富航空 | 甘泉航空
非凡航空 | 维珍航空
美国航空 | 泰国航空
大韩航空 | 日本航空
韩亚航空 | 地面服务
空中客车 | 旅游常识
 

欧亚五国行

作者:

airtofly.com

来源:

指南针网

时间:

2005-6-29 9:53:11

Twenty years from now you will be more disappointed by the things you didn't do than by the ones you did do. So throw off the bowlines. Sail away from the safe harbor. Catch the trade winds in your sails. Explore. Dream. Discover.
Mark Twain

我们一行7人于04年9月7日从北京出发开始了重走丝绸之路的自行车之旅。由于种种原因,到达新疆喀什时只剩我,小林和Eric(美国人)。Eric前几天接到北京寄来的护照,先走一步。我和小林的护照10月18日才到,19日一早我们就起程向吉尔吉斯坦边境出发了。

从喀什到吉尔吉斯边境(伊尔克什坦关口)有230公里,一路上坡,几十公里后到达乌恰哨卡,这里好比深圳的二线关,需要通行证或出国签证才能通行。大兵看过签证后放我们过去。据大兵说,每年夏天都有些人骑摩托车或自行车从欧洲那边来,这边过去的很少,现在前面山上下雪了,路不好走。下午到达乌恰镇住下。乌恰镇坐落在天山山脉脚下,属克尔克孜自治州,是出境前最后一个镇了。这里的克尔克孜族其实就是吉尔吉斯族。晚上风大寒冷,我们去中餐馆爆吃一顿,我知道以后许久都没中餐吃了。

20日清晨出发时就下小雨,爬了会儿坡,雨就变成雪了,坡陡路滑,眼镜也雾蒙蒙的,汗水和雪水弄得里外都湿漉漉的,寒风吹得我有节奏的打着哆嗦。 左右都是山,偶尔有辆车擦身而过,偶尔看到的羊群还在悠闲的吃草,唉!,长一身羊皮就好了。10km/hr的时速,才走了60km,拦车吧。运气不错,20分钟左右就拦到辆皮卡,卸了单车轮把车绑好就上车了。这车是专跑这条线拉客的,人满了,我只有和一个老哥挤在前排一个座上,挤挤暖和,要同个MM挤挤就更温暖了。给司机递上只烟,开始侃了。司机是个维族兄弟,汉语磕磕巴巴,每天拉活,生活过得不错,孩子都好几个了。把我们送到关口,每人20元,真不黑。喀什到关口全程要100元。出关时遇到点小麻烦,中国边防要我们出示健康证,说是规定,外国护照则不需要健康证, 可以放我过去, 小林要回喀什补办个健康证。我突然想起以前是有这规定,那是80年代的事了。找到领导说了一筐好话,看在我们骑车的份上,通融了一回。该入吉尔吉斯海关了,吉尔吉斯海关的腐败是出了名的,在喀什,国人都告诉我进吉尔吉斯要给贿赂,餐馆遇到的两个刚过来的意大利人也给了小钱才顺利过来的,否则海关会找你麻烦。 在喀什所闻还有更吓人的,说什么警察会偷偷把毒品塞进你兜里再勒索你,去年春节一辆满载中国人的客车被抢,车被烧,全部乘客被烧死。进了海关,递上护照,边检收了护照,示意我们把车放一边,等着。我早打定主意装傻装穷,不到万不得已,坚决不给钱。过了良久,边检拿着我们的护照过来了,旁边站着一个韩国面孔的人,穿着黄绿色的衣服,像是军队的服装。
“你们去哪儿?”边检用吃力的英文问,同时手舞足蹈的做手势。
“Osh,the silk road”我也跟着手舞足蹈, 至少他明白我们下一站是Osh,距此约250km,吉尔吉斯第二大城市。
“。。。。”指指车。
“帐篷,睡袋,衣服。。”我边说边用动作描述帐篷,指指外面,又作了个睡觉的动作。
“would you like me to open it?" 我指指行李,做了个打开的动作。
”。。。。。“边检摇头又摆手,示意我不用麻烦,”Osh,Osh, Russian Jeep“ 手指了指那个韩国面孔的人。“韩国人”笑笑,指了指窗外的Jeep,竖起了大拇指,“Russian Jeep”。那Jeep像是前苏联的军车。我听人说过前苏联有不少朝鲜族人 祖辈移民到此。今天我遇到了。
”We just want to find a place to stay here and ride our bike to Osh."边说我边做手势,做了几次,生怕别人不懂。
边检同”韩国人“叽里呱啦说的可能是俄语。"100 US$"韩国人指指我们俩。
“We have no money. We'll bike to Osh" 我边摇头边做手势。我知道这大雪天不可能骑车去,护照还在边检手里,谈个价搭车吧。 韩国人拿来张纸和笔,写下80US。 我摇头。他把笔递给我,我写下50。韩国人走了,我想50US也不低了。一会儿,一个吉尔吉斯人来了,指了指我写的50,示意他带我们去Osh。我又习惯性的确认了一下,是两个人50, 是Jeep后,拿到了我们的护照,跟着那人走了。

出了门,好像进了废车厂,破烂不堪。我们的Jeep是辆Lada,破破的。卸单车绑在车顶,司机让我们进了车边的小屋,是个咖啡厅/餐馆。我们也饿了,吃了点馕,喝了茶。买单时给了我一根烟,我正诧异,老板拿来计算器算了一遍,我才明白那只烟是找给我的零钱。这里烟也可以论只卖。天已黑了,还不见司机的影子,好容易司机来了,上车了,司机又走了。一定是还有别的乘客,不出所料,又来了两个带克尔克孜高帽的老人。挤得满满的,脚下也放着行李。路上雪很厚,卡车轮胎都挂着链子,以防打滑。时不常碰到关卡,车停下,司机要我们护照,等。我不时的看海拔表,终于翻过雪山了,路也渐渐没雪了。半夜三四点,大概司机也太困了,车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是司机的亲戚或朋友家,我们在地上铺上毯子,睡了。

21日 清早起来,空气清新,门前一条小河缓缓流淌,静诣安宁。这里距Osh几十公里, 我问司机可否把我们送到便宜旅馆,司机点点头,开出不久又在一家门口停住,司机进去了。我看看这里不像旅馆,也不像城市。司机带着一个懂英语的人出来了,原来是找了个翻译。 那人说是否愿意Homestay, 便宜,每人每天100SOM(20元),我欣然同意。开进Osh, 七拐八拐到了一楼房下面,就是我们的Homestay了。我付了50美金,司机又在地上写了个10字,我摇头。司机指指Jeep上的单车,咕噜着“police”做出给钱的动作,看来过关卡司机还真付了钱。又付了几百SOM,我们才上了四楼。楼很破旧,像中国五十年代的老楼。主人是个女的,大约30左右,怀抱个小孩。这是个两室的房间,厅基本没有,早年在北京也都这样户型。女主人笑起来露出两颗金牙,(我极力把脑海中的地主婆形象排出在外)腮边的两个酒窝也算动人,她要出去上班,下午4:00回来,我们也去外面转转。Osh是吉尔吉斯第二大城市,人口350000,城市中心有座小山,Solomon's Mountain, 是个神圣的地方,山顶有个小清真寺,据说Prophet Mohammed曾在这里祷告。在山顶俯瞰Osh,没有高楼大厦,绿树成荫中一座座低层建筑。Osh是个教育中心,有几所大学,就在山脚下。远远的可以看到南面的帕米尔高原和北面的天山山脉,很美。这里海拔不高(500m左右),所以在阳光下天气十分温暖。下得山来,买了个西瓜,带到餐厅吃了饭。我们吃的馕就着汤,汤里有土豆,羊肉等,挺合我口味。找了个公园长椅坐下晒太阳,很是惬意。偶尔有人来搭讪,总要问“Ruusky?”(俄语?),我只有回答“Nie”(不),“Japan?”我摇头,“Korea?”摇头,“Kitai?”“Kashgar”我回答。“啊,Kitai”我又学了个词。之后就只有用手脚了。有个老汉会几个中文词,问我有没地方住,说他家可以住,我婉言谢绝了。Osh的中心区给我的感觉有点像北美的城镇,很干净,很多学校,建筑没什么伊斯兰风格。虽是Ramadam(斋月),人们好像照吃不误。我注意到很多很多人有金牙,微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晚上逛夜市,买了几个馕,路过一个卖酒和泡菜的地方,身边一大汉,那大汉一脸酒气,端起酒杯示意一起喝两杯,“China?”我点头。他放下杯,指指自己,“Russia,Russia”, 又把两手握起来,“China,Russia,Brother!”我笑着点头,“Brother”。 他又要了两个杯,倒满,看样子非喝不行了,一杯Vodka下肚,吃了块酸黄瓜,太好吃了。那老兄早已喝了不少,他到过中国新疆,是个俄罗斯人。三杯下肚,我脸已通红,该撤了。我要买单,被坚决制止,这儿人够热情的。

22日 我们决定骑单车在Osh附近转转,我们顺河而上,一路很幽静。这条河贯穿Osh,据一个我们碰上的中国人(来做生意的,开了个眼镜店)说叫女儿河,这里女多男少,是过去的女儿国。我没考证过,只觉得这里MM是挺漂亮,各族人都有不少,吉尔吉斯人,俄罗斯人,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这里民风淳朴,我们没挨过宰。大Bazzar(市场)人很多,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小商品都是中国造的,近年很多国人来此做生意,据说有条中国街,我没去过。吃饭时在餐馆遇到Joel,美国背包客,刚到Osh,拿着LP找旅社,按图索骥就是找不到。我建议他找Homestay试试。一起吃了Kabab(烤肉串),馕和汤,非常丰盛。Osh郊外是无际的棉花地,中亚几国在前苏联的规划下成了棉花基地。

23日 告别Osh,我们向乌兹别克斯坦进发了。向西20km到边境,换了钱,经过N道人的盘问,顺利过关。进乌兹别克斯坦要申报所带现金,否则出关时海关会找麻烦,切记。出关向西是平原,路况很好,一路狂奔,沿途参观了Museum of Bobur. Bobur是Amir Temur的孙子,在India北部建立了强大的Moguls帝国,著名的Taj Mahal就是其后代所建。除了路上被警察盘问多次外,沿途的乌兹别克人都非常友好,招手,微笑,“hello”,我也学着他们的习惯,手放胸前,欠身,“Yakxim”(维语你好,源于阿拉伯语,好象这里都通用)。中午在Andijon吃饭,遇到一群高中女生把我们围住,拿出本子让我签名写祝福,体会了一把明星的感觉。她们还送我们一张Poster,在背后签了名。又有一女记者也来了,还带了个翻译。问了一堆问题后,又笑着问我:“觉得乌兹别克斯坦的女孩怎么样?”
“very charming!”我指指周围的女生。
“要不要给你找个乌兹别克斯坦的女孩?”
“sure!”我哈哈笑笑,想起西游记里唐僧被招赘的一幕。
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我们又出发了,傍晚到了Sharihorn,一个没旅馆的小镇。我们很快被围住,其中一个会英语的人邀我们去他家住,七拐八拐象进了胡同,进了他家,嘿,院子真不小,至少200平米,长满葡萄架。木屋梁上雕刻精美。我们出去买了些馕,哈密瓜和西瓜就一起吃了起来,主人作了手抓饭,还有甜酱,又邀来几个朋友,饱餐一顿。(现在是Ramadam,他们都一天没吃了)主人叫Autobik,24岁,英语教师,父母早亡,留下兄弟俩守着宅子。这房子是他父亲亲手建的。照合影时Autobik特意拿来以前的照片放在桌上,还介绍他父母给我们,说话时眼里噙着泪水。那是张发黄的黑白照片,80年代照的,他父亲很魁梧。我想他那时虽小,也该记得父亲的背影, 那魁梧的背影。Autobik说他很喜欢美国,还接待过一个美国人。他还喜欢功夫,Bruce Li,Jackie Chan。 墙上挂着Mecca和Medina的照片,他说他是个很虔诚的Muslim,看到过安拉,安拉给他力量。问我信什么教,我笑笑。那天学了句祷告的话,现在忘了,只记得用手洗面的动作。虽然乌兹别克独立后,生活水平不如独立前在前苏联,但这些年轻人都是希望国家独立的,他们很自豪,尤其当谈到他们的National Hero- Amir Temur。(Amir 生于乌兹别克斯坦,曾经建立了一个强大但很短暂的帝国Tamerlane, 以后再详细介绍)。 我拿出在吉尔吉斯买的烟,颇受欢迎,他们还吸一种叫Nos的黑色颗粒,是含在舌下的。我那天没试,后来发现在乌兹别克和塔吉克很普遍,试过一次,进嘴就化成粉状,有些刺激性,还好没上瘾。谈到很晚,就在炕上铺摊子睡了。

24日, 再三要求下还是拒绝收我们的钱。我们向西110km到了QoQun(Kokand), 沿途都是美丽的农场,遇到一个骑单车的农民也请我们去他家喝茶。对比这热情淳朴的人民,是纠缠不休的警察,每天都要几次和他们打交道,微笑,装傻,多谢那重重的驮包和我狼狈的样子,每次都不用太耗时。一进QoQun你就可以闻到历史的气味,那古树,那清真寺,那Islam和俄国的建筑风格, 虽然城市显得很旧。在旅馆安顿下我就一人走出来转了,太阳已落山了,我来到Khudayarkhans宫殿,很宏伟,已关门了,只有明天来。宫殿前的天空上成万的乌鸦盘旋,有节奏的发出叫声,甚是壮观,伴着瑟瑟的秋风, 该是诗情画意吧。黑天穿胡同,抄近路变成了走弯路,走了N多死胡同,被狗追了N次,才找回旅馆。晚上和小林聊到很晚,他要直接去Tashkent飞土耳其,圣诞前到我们计划的终点威尼斯。这次走丝路是Eric(美国人)的公司发起的,原本计划是有赞助的,各项赞助没落实,变成自助游了,所以一开始就矛盾重重。小林是深圳宝安中学的体育教师,此次得到校方和教委的支持, 而Eric也有公司赞助他个人。既然是自助游,我可以随心所欲了,打算去塔吉克斯坦和Samarkand, Bukhara在中亚多看看,再去土耳其和希腊尽量仔细转转,随遇而安,自得其乐了。

25日 和小林分手后我去了Khudayarkhans宫殿, 运气真好,路遇一骑单车的当地人,Ali,学生,正好在Khudayarkhans宫殿实习过,又没事,便成了我的向导。宫殿建于19th世纪,是Kokand国最后一个Khan, Khudoyar建的,豪华精美,前宫基本完好,后宫是他40个妃子住的,被沙皇的军队全毁了。里面博物馆里介绍全是俄文,幸亏有Ali。这片土地叫Fergana Valley,土地肥沃,自古就有人类居住,也是多次战乱之处,从Alexande the Great到苏联俄国。这也是丝路上的城市,还有两件中国和日本的瓷器。Ali又带我去了一个古Madrasa(Islamic学院),现在还有人住,已残破不堪。我很喜欢QoQun,但还是要出发去塔吉克斯坦。(我塔吉克斯坦的签证28日就过期了)。塔吉克斯坦前几年还在打内战,乌兹别克人也劝我不要去,说警察和军人腐败,不安全。不过追问起来,他们也没去过,道听途说,我还是眼见为实吧。骑了40km就到了边境,出关入关照例被盘问了N遍,有个警察还好奇的试了我的车,便顺利出关了。出去20km到了Kiniabod, 一个工业城市,记得沿途见到几座列宁的Statue,想象着老苏联电影里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浪漫的时代。旅馆很便宜,不到1US。开房时要扣护照,checkout时再还。我住二楼,房间没锁,女服务员笑笑,示意这里很安全,不用锁。想洗手才发现龙头没水,正迟疑间,服务员拿着两瓶水来了,是用旧的塑料矿泉水瓶装的。我笑了笑,习惯性的把手放在胸前,说了声“Rahmad”(谢谢)。服务员笑了,笑得很甜,很纯真。楼下的院子里几个女孩在洗衣服,我那两瓶水该是这里打的。对面的餐馆里吃了照例的馕,烤肉串,汤,味道和以前吃的没什么两样,出来在街上逛,没路灯,路上人很少,漆黑得有点恐怖,我兜了一小圈,回府了。


To travel is to learn something about one another, to meet people, to respect them and better still to make friends so that in the future we may live together in peace.
Heinz Stucke

26日 今天的目的地是向西100km的XoJand,沿着美丽的Qayroqqum湖,牛,羊,马,树,田野,一派田园风光。这里警察明显比乌兹别克斯坦少,沿途只遇到一个铁路工人的盘问。中午就到了XoJand,据我午餐的餐厅老板介绍,XoJand有三千年历史,是丝路的重要一站,先后被阿拉伯人,蒙古人,俄国人侵占。美丽的Sirdaryo河自西向东穿城而过,Sirdaryo是这里的母亲河,哺育了整个Fergana Valley。 问路时我结识了Alisher,一个还在大学读书的学生,学对外关系专业,英语很好。他欢迎我晚上和他们一起吃住,我欣然答应了。他们下午要去棉花地干活,这不是勤工俭学,而是学校的课程安排。 这里棉花是主要农业,学生都要去劳动,中亚几个国家都这样。我们约好地点和时间(傍晚),到时他的Roommate会来接我。 我开始骑车在XoJand城里溜达, XoJand被Sirdaryo河一分为二,河北面主要是居住区,河南面是商务区,在滨河路(沿河的一条公路)上享受阳光实在是件美事。忽然注意到马路对面一个很高的雕像,想过去看看,习惯性的过马路时回头看,一辆中巴车驶来,我欲进又止,犹豫了一下还是捏了闸,向后退了几步,那面包车也杀了闸,司机下来边咕嘟着边向我作了个动作(右手握拳,左手张开,以掌击右拳拇指和食指围起的部位。),我习惯性的一手放胸前,鞠躬。司机上车走了。我愣了愣,回想起两天前吃午饭的一幕,才突然明白司机的意思。两天前吃午饭和几个人聊天,他们问我是否结婚了,几个人做了几个动作我也没明白,其中一个动作就是刚才司机作的,最后一个戴戒指的动作让我明白了。我脑海里浮现出Mr。Beans在美国学着伸中指向路人打招呼的镜头,哈哈哈。那高高的雕像原来是列宁,当地人说准备推倒的。我还参观了一个城堡,只剩下一面破旧的土墙,依墙建了几间屋,陈列着当地的考古发现,可惜对文物的介绍都是俄文和德文。

傍晚遇到来接我的Sulhidin,他和Alisher是一个村出来的,现在合租一公寓,在河对岸的半山上。我们边走边聊,半路遇到几个便衣警察的盘问。Sulhidin说这里警察很FB,有机会就勒索,老百姓都很善良好客,游牧民族的传统。

他们住在四楼,楼和北京80年代初的许多六层楼如初一辙,户型设计也很像,三室没厅。Alisher和他女朋友一间,Sulhidin一间,余下一间就是厅了。什么家具也没有,席地而坐,席地而卧。卫生间里很多装满水的水瓶,这里自来水每天只清早供应一小时。晚餐是Alisher女朋友做的汤,就着馕也吃得很香,他们是绝食了一天的。从他们我了解到塔吉克斯坦前些年的内战主要在南部首都Dushanbei,首都也遭严重破坏。这里基本没事。虽然独立后生活水平下降,但他们都是赞成从苏联独立的。塔吉克是中亚一个比较古老的民族,有一半塔吉克人是在塔吉克斯坦国外居住的,他们分布在中亚各国以及中国(新疆塔县)阿富汗等地。祖先以游牧为生,后来在丝路上经商的也不少。(Samarkand和Bukhara城市人口就大部分是塔吉克人。)他们虽都信奉Islam,也是可以吃猪肉的。不过猪肉比牛羊肉贵很多,吃的人很少。他们身上穿的,家里用的很多都是中国货,Alisher问我为什么中国的录音机这么容易坏,几个月他就要新买一台。我问了价钱,折约20元人民币。粗制滥造吧。

27日 三点多大家就起来了,赶在天亮前吃饱饭。天刚蒙蒙亮,我就在小雨的陪伴下上路了。签证到期,我今天继续向西离开塔吉克斯坦重返乌兹别克斯坦。上午十点多就到了Bekobod边境,口岸还不小,过往车辆挺多。问题来了,边检告诉我这里只通车辆,不通行人,我得去北面50多公里外的Oybek出境。边上围观的一个人向我作了个拿钱的动作,笑着说“dollar,dollar”。我无意行贿,向北出发了。没想到这段路基本已废弃,坑坑洼洼,极其难走,几公里后被两个荷枪实弹的大兵拦住,看着我满身泥泞的狼狈相,放我过去了。(后来见到Eric才知他在这里被大兵搜查行李,强行索要了几件衣裤。) 这条路是沿着两国的边境,很荒凉,除警察,大兵外,基本看不到人和车。 而路上所有的警察都要很尽职地仔细查看我护照,一个警察还指指我签证的日期,做了个流泪的动作。我解释说我今天就离境,然后是微笑,静静的等待。虽然心里很着急,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也许是车和我的狼狈样帮了我,警察最后通通放行了。就这样,经过5,6个小时的颠簸,单车后架被颠散过一次,终于到Oybek口岸了。(感谢精巧的设计和我的运气,螺丝居然没丢,得以让我把架子重新装好。Eric就没这么运气了,他为了只大狗的追赶,摔进了路边的沟,把变速器摔坏了。其实那狗是你越快骑,他追得越起劲。我就没搭理他,追了一会儿,也自觉没趣的走了。) 这里进出的人不多,照例经过N道盘问,一个边检还问我要不要个woman,指着我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女人,那女的个子很高,苗条,30左右,一头披肩卷发。我笑着摇摇头说,“I can't afford it。”, 我想他也许在和我开玩笑吧。

本打算在口岸把剩下的一点塔吉克钱(SOM)换成乌兹别克SOM的,可这里没有商店。向南50多公里,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乌兹别克斯坦的Bekobod,我又被一个善良的人家收留了。他们住的是平房,家里好像挺富裕,还雇养了几个长工。主人叫Jilo,胖胖的,一儿一女。全家没人懂英语,我们只能肢体语言沟通。晚餐很丰盛,抓饭,几种汤,腌制的菜,几种甜点,非常可口。馕是自家烤的,至今吃过的最好吃的馕。

28日 善良的主人塞给我几个刚出炉的馕,我又出发了。 又一次穿过美丽的Sirdaryo河,向西一路平原,风景优美,风和日丽。沿途很多水果摊,更有一群卖瓜的青少年招呼我过去吃瓜,好甜,像哈密瓜可比哈密瓜脆,大。 我拿出烟,一下就分光了。一个青年向我作个拿钱的动作,我掏出钱,他摇手,并指指我车上贴的中国国旗,我从包里翻出几张人民币,他们好奇地传看后还给我。(小林的妹妹做了我们沿途各国的旗子,每到一国,我就把国旗贴在单车大梁上)下午在路上我意外的又同Eric相逢了,他车胎扎了,正在路边修车铺补胎,世界真小。他也去Samarkand,Bukhara。原来他变速器摔坏了,修理耽搁了两天。当晚我们来到Jizzax,旅馆照例没自来水,蚊子大得多得惊人,咬得我遍体鳞伤。

29-30日 翻过几座山,在无敌的田园风光和远处壮美的雪山陪伴下,我们来到了中亚明珠,Temur帝国的首都,撒马尔汗(Samarkand)。在Gur Emir(Temur纪念堂)边找了个家庭旅馆,条件很好,有热水,在我们答应帮她女儿做英语作业后,女主人把房价从10US/人减到8US。

Samarkand

Samarkand座落的这片绿洲叫Transoxiana,由母亲河Amudaryo哺育成长,土地肥沃,四万年前就有人类居住,公元前六世纪有城市出现。由于地处东西方交通咽喉,西南接伊朗,东去中国,东南连印度,战火不断,建了毁,毁了建,从亚历山大(Alexander the Great),阿拉伯人,成吉思汗,Temur 到俄国苏联。Transoxiana上三座古城Samarkand,Bukhara,Khiva中,Samarkand规模为最,是古丝路的必经之路,车马云集,相当发达。Temur帝国在此建都,招揽世界各地顶级工匠,发誓打造世界最繁华的城市和最宏伟的伊斯兰建筑。

现在保留下的主要景点有Registan,Gur Emir,Shah-i Zinda Mausoleums和Bibi Khanum Mosque。

Registan:位于市中心的一个大广场,由三座宏伟的madrassah(伊斯兰学院)组成。Ulugh Beg madrassah 最早也最有名,1420年由Temur的孙子Ulugh Beg建成,精美的Tiles由各种对称图案组成,蓝,绿,黄五彩缤纷。对面是Shir Dor madrassah,建于1620,俗称“Tiger house”,Tiles有两个狮子/老虎的图案,很是少见。中间一座Tillya Kari madrassah,殿内金碧辉煌,建于1650年左右。

Gur Emir:(Temur纪念堂),Temur的陵墓,建筑富丽堂皇。本来是Temur1403年为其战死的爱孙Mohammed Sultan所建,不料Temur也1405年战死,葬于此。

Shah-i Zinda Mausoleums: 皇家陵墓群,据说伊斯兰教圣人Mohammed的表弟Qasim ibn-Abbas公元7世纪便来此传教,被害后也被葬于此。

Bibi Khanum Mosque:1398年建,据说Temur征战归来,发誓要建一座世界最大,最宏伟的清真寺,并亲自督建。Bibi Khanum是Emir Timur最喜欢的妻子, 她是来自中国的一个美丽公主. 关于Bibi Khanum清真寺和纪念堂有这样一个传说: 一次Emir Timur外出征战, Bibi Khanum就找到最好的建筑师和工匠, 打算建一个最大的清真寺作为迎接Emir Timur凯旋的礼物. 可工程进展了一半突然停了, 原来总建筑师疯狂地爱上了Bibi Khanum, 他要求吻过Bibi Khanum才复工. Bibi Khanum非常渴望完成清真寺, 就答应总建筑师只能隔着头巾吻一下. 但是总建筑师的吻太热情, 还是留下了一点痕迹. 清真寺如期完工, Emir Timur凯旋归来, 对爱妻的礼物非常自豪, 但他突然发现爱妻脸上的淡淡吻痕. Emir没说话, 只是同爱妻同登到大清真寺顶, 饱览美丽风光, 对Bibi Khanum情话绵绵. 然后Emir将爱妻推下寺顶, 之后Emir悲伤良久, 并将这个清真寺以Bibi Khanum命名。清真寺对面是Bibi Khanum Mausoleum(陵墓)。

Amir Temur(1335~1405):生于Samarkand以南的80km的ShahreSabz的一个突厥贵族家庭,自年轻就联合当时最强大的蒙古人领兵南征北战,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强大帝国,南到印度,东到现喀什一带,西到土耳其,他血洗德里,巴格达,大马士革,占领了现中东的大部分领土,最后死于准备侵略中国的路上。遍征世界能工巧匠和战争奴隶,建设都城Samarkand。近些年,为政治需要,被乌兹别克打造成民族英雄。其血腥嗜杀同成吉思汗难分伯仲,令人瞠目。帝国在他死后很快四分五裂。

我总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人是不值得佩服的,倒是那些对自己不喜欢的事还坚持做下去的人才值得钦佩,算是补偿吧。

我这次也是第一次骑单车长途旅行,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只要你有好奇心,就可以轻松地走下去,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路上陆续遇到过几个单车旅行的,其中一个西班牙人已出来5年了,我想这已成为他的生活方式。骑车旅行是件非常enjoyable的事, 会增加你遇到各种有趣的人和事的几率,那种自由的感觉比徒步旅行更甚。

中亚民风非常淳朴,热情好客,除Samarkand和Bukhara的旅游景点有人宰客外。由于没什么旅游业,很多地方没有旅馆,也极少见到外国人,我想同80年代的中国相似。(唉,80年代漫游中国该是件多美的事啊!)所以有机会还是尽早去。倒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十年二十年也不会有大变化。

Bibi Khanum Mosque:1398年建,据说Temur征战归来,发誓要建一座世界最大,最宏伟的清真寺,并亲自督建。拱门就近30米高, 院落庞大。由于建设仓促,加之技术上不够成熟,建成后不久就开始倒塌。

Bibi Khanum是Emir Timur最喜欢的妻子, 她是来自中国的一个美丽公主. 关于Bibi Khanum清真寺和纪念堂有这样一个传说: 一次Emir Timur外出征战, Bibi Khanum就找到最好的建筑师和工匠, 打算建一个最大的清真寺作为迎接Emir Timur凯旋的礼物. 可工程进展了一半突然停了, 原来总建筑师疯狂地爱上了Bibi Khanum, 他要求吻过Bibi Khanum才复工. Bibi Khanum非常渴望完成清真寺, 就答应总建筑师只能隔着头巾吻一下. 但是总建筑师的吻太热情, 还是留下了一点痕迹. 清真寺如期完工, Emir Timur凯旋归来, 对爱妻的礼物非常自豪, 但他突然发现爱妻脸上的淡淡吻痕. Emir没说话, 只是同爱妻同登到大清真寺顶, 饱览美丽风光, 对Bibi Khanum情话绵绵. 然后Emir将爱妻推下寺顶, 之后Emir悲伤良久, 并将这个清真寺以Bibi Khanum命名。清真寺对面是Bibi Khanum Mausoleum(陵墓)。

Peoples of the world, know; it is not good to be enemies, be friends to each other; glorified you would be.
Alisher Navoiy, 15th世纪诗人,突厥人,创立了乌兹别克语,在泛突厥人中(土耳其,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等)很有名,在乌兹别克更是家喻户晓。

30日傍晚离开美丽的Samarkand继续向西20km,来到小镇Juma(“星期五”的意思)。天色已晚,小镇没旅馆,有幸遇到Summer和B(当晚喝多了,忘了写下他们的名字。),把行李放在Summer家,就一起出来吃饭,他们很热情,非要一瓶Vodka,是乌兹别克产的,度数不低。酒足饭饱后,B建议去Samarkand party找girl,Summer建议去他朋友家听乌兹别克音乐,我欣然接受了Summer的建议,来到Summer的朋友家。我本以为是听CD或磁带,进屋才发现,只有一张矮桌和一架电子琴,原来是现场演出。我们席地围小桌而坐,主人又拿来瓶Vodka和几个碗,馕,一盘甜点。我已面红耳赤,还是推托不掉。盛情难却,索性喝吧。他朋友C自弹自唱,音乐和歌声都很动人,和新疆的音乐很像。有的欢
快,有的略带悲伤,像是爱情歌曲。随着欢快的歌声,Summer和B忍不住起立跳起了舞,我也情不自禁地加入了,同新疆维族的舞蹈相似,几曲下来我已浑身大汗,酒也醒了一半。一碗一碗的干了一瓶,又上来一瓶,晕!C不但会谈电子琴,也会都塔尔(乌兹别克民族弦乐器,维族也有。他们都是突厥人后代。),还常被请去演出。席间B还念念不忘去Samarkand party找girl,他认为中国女孩很漂亮,并伸出大拇指。(我想他只是电视上见过中国女孩吧)玩到半夜,Summer已喝多了,我也飘飘的。我们扶着Summer回到Summer家,他母亲已准备好茶和点心,Summer倒到沙发上就睡了。B还意犹未尽,还是去party找girl了。我没那么adventurous, 打地铺睡了。

31日一早Summer坚持送我们到路口,C也来了,Summer和C打招呼是亲吻脸颊的,幸好对我没这么热情。下午到达Navoiy,一个工业城市,高高的烟囱冒着浓烟,粗大的管道到处都是。住进这里唯一的旅馆,外国人收费比乌兹别克人高一倍。在Bazzar逛时遇到一个朝鲜MM的水果摊,她原以为我是韩国人,用朝鲜话和我打招呼,我只懂几句。和中亚大部分朝鲜人一样,她家也是30年代被斯大林发配到中亚的。(二战年代,由于和日本开战,斯大林把苏联的朝鲜人都流放到了中亚。唉,无辜加悲惨!)

There must be only one Empire, one faith and one sovereignty in the world. No place was more deserving than Constantinople for the creation of this unity in the world.
Mehmed the Conqueror(Mehmed II),1453攻占Constantinople(Istanbul)后所言。

11月4-7日,清晨6点飞机降落Istanbul,装好行李就向市区去了。太阳刚刚升起,晴空万里,海风拂面,沿着Marmara Sea的滨海大道骑行,晨练的人们已在绿草坪边的人行道上慢跑,游艇俱乐部(Yatch Club)五颜六色的游艇泊在岸边,远处是无数的大轮船,或航行,或停泊。仿佛又回到了美丽的温哥华(Vancouver)。

大约20公里后,从滨海马路向左一拐,仿佛突然进了中世纪的古城,窄窄的石砖路,古老的建筑,这就是古城中心Sultanahmet区了。坡陡巷窄弯多,Hostel很多,我很快在Haghia Sophia附近的Hostel住下,7US/天,六人间,因为是淡季,几天就我一人住。放下行囊,观光开始了。

翻开地图你会发现伊斯坦布尔(Istanbul)同时跨越欧、亚两大陆,位于黑海(Black Sea)和马尔马拉海(Marmara Sea)之间。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hros)横贯南北,将Istanbul一分为二,也将Black Sea和Marmara Sea相连。东西走向的金角湾(Golden Horn)又将Istanbul的欧洲部分分为南北两边。而Marmara Sea又通过达达尼尔海峡(Dardanelles)与地中海相连。位处欧亚交通咽喉,不奇怪伊斯坦布尔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一个伟大城市的理想选地。

再说说名字吧!传说伊斯坦布尔(Istanbul)是由来自Megara的古希腊人在公元前7世纪建立的。那些Megara人(位于现在雅典和Corinth中间,距雅典约60公里)由Byzas率领,寻找定居地。他们事先来到Delphi神庙寻求神的帮助,神谕告知他们将在“opposite the city of the blind”处定居。当他们来到Istanbul,看到海峡对岸(亚洲)有早期定居的人,他们认为海峡这边(欧洲)如此美丽富饶,对岸的人不在这里定居,一定是瞎了,就按神的意志定居下来,并以他们领袖的名字将城市命名为"Byzantium"(拜占庭)。之后发展成一个商贸中心。

强大一时的罗马帝国由于多年征战,到4世纪,内忧外患,促使皇帝Constantine(323到337统治罗马)将帝国首都迁至"Byzantium“,并以自己的名字重新命名城市为“Constantinople”。 他死后两个儿子将罗马帝国一分为二,长子统治西罗马,次子统治东罗马,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拜占庭帝国,“Constantinople”也成为世界(欧洲和西亚和非洲)文化,政治,宗教中心。

大约从8世纪,一些突厥人部落开始从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南移,进入Anatolia(现在的土耳其),一点一点蚕食拜占庭帝国领土,经四次尝试,于1453年攻陷Constantinople,建立了强大的Ottoman Empire(奥斯曼帝国),并迁都于此。因很多突厥人和阿拉伯人管这个城市叫"Istinpolin"(希腊语"in the city."音译),当时拜占庭帝国以希腊语为主,可能是人们听到"Istinpolin",误以为这就是城市的名字吧。在1930年土耳其独立后正式改名为Istanbul。

Istanbul保留有辉煌的历史遗产和丰富多彩的文化遗迹,自古就是多民族混居的大都市(Metropolitan)。拜占庭帝国建的希腊东正教教堂,虽然很多被奥斯曼帝国改建为清真寺,还是保留了很多壁画和Mosaic。Haghia Sophia教堂现在看也是一个建筑奇迹,其宏大,精美和奢华难以想象是近2000年前建的。奥斯曼帝国所建的众多大清真寺和那特有的高耸的宣礼塔(minaret)很准时地一天五次发出祈祷的召唤。还有那古老的Bazzar(集市),华丽的皇家宫殿,中世纪的城堡,处处弥散着历史的气息,深厚的文化底蕴。Istanbul让我想起北京和温哥华,两个我住得最久的城市,她集中了两个城市的我所喜欢的优点。从开始我就爱上了Istanbul,你无法不被她的自然美丽和名胜古迹所震撼,所感动,以后一定再来住上一年半载。

短短4天,我只有走马观花看些景点,隔靴搔痒越搔越痒之感。

Like leaves on trees the race of man is found,
Now green in youth, now withering on the ground;
Another race the following spring supplies:
They fall successive, and successive rise.
Homer(荷马)(公元前850-) from The Iliad(伊利亚特)

离开Istanbul,我的计划是向西沿Marmara Sea到Gelibolu(欧洲人叫Gallipoli,土耳其很多地名英文名不统一),再坐船跨越达达尼尔海峡(Dardanelles)回到亚洲大陆,沿爱琴海去探访古城特洛伊(Troy)和Ephesus。一路风光无限,海边有许多漂亮的别墅,由于这里接近欧洲大陆(应该说这里就是欧洲大陆了),有不少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在这里买房。去路边加油站上厕所,免不了碰到热心的小伙子邀我喝杯土耳其茶。虽一路上坡辛苦,也乐趣无穷。

在Kasan午餐时遇到一群大学生,听说我最终准备去希腊,有的摇头,有的咋舌。看来虽经过这么多年,土耳其人对希腊的敌视还是根深蒂固,我想同这里是当年战争前沿有关吧。我岔开话题,由衷地赞扬了一番土耳其的美丽。他们得意地笑了笑,又问我觉得土耳其女孩如何,说着打开报纸,指给我看某某明星。大幅大幅的彩照,穿著露骨性感,非常美丽动人,让我想起香港报纸的风格。临走还同我拥抱了一下。

天色已暗,我在离Gelibolu大约20公里的农地里第一次用上了千里迢迢背来的帐篷,搭好帐篷不久就下雨了。运气还好,雨不久就停了。伴着漫天的星星,我酣然入睡。明天,如阿加门农(Agamemnon)曾说过的,我将在特洛伊。

11.9 一大早就被附近清真寺的呼唤吵醒,来到Gelibolu(Gallipoli),达达尼尔海峡入Marmara Sea口的一个小镇,而沿着海峡的这块半岛就叫Gallipoli半岛。这里是战略要地,兵家必争。在Istanbul看的一部介绍Ataturk的纪录片,对一次世界大战时在这里的血战有详尽描述。1914年,奥斯曼军队在Ataturk的指挥下,成功地阻止了联军的进攻,在达达尼尔海峡炸沉N艘舰艇,在Gallipoli半岛同登陆的联军死战,迫使联军最终撤出战斗。Ataturk在战壕里向士兵发出命令"I am not giving you an order to attack, I am ordering you to die!".双方
阵亡数万人,Ataturk也由此威名远振,以致后来成为土耳其国父。

Ataturk(1881-1938),土耳其语father of Turks, 原名Mustafa Kemal,生于现在希腊的Salonica。军校毕业后在奥斯曼军队任职,Gallipoli战役后威望迅速升高,不满于奥斯曼帝国的没落腐朽和欧洲列强对土耳其的半殖民地统治,参加土耳其独立解放运动,1919年成为领袖,带领土耳其人主要同希腊军队作战,号称从未打过败仗,于1923年成立了现在的土耳其共和国,被人们尊称Ataturk。

值得钦佩的是他虽是军人出身,但受西方教育影响,学习西方共和制,推行民主和法制,大刀阔斧改革经济,政治,宗教,教育。在伊斯兰教国家首推secular system,将政教分离,提倡男女平等,实行一夫一妻。他推行工业化发展,改革土耳其语,采用拉丁字母,大大降低了文盲率。劳累过度,英年早逝。他受土耳其人爱戴的程度有些令我吃惊。虽已过去几十年,很多人家里,餐馆里,办公室里还挂着他的照片,其受百姓爱戴程度可能只有印度的甘地才能望其项背。不能不想起老毛的独裁专权--“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

扯远了,言归正传。达达尼尔海峡过去叫“Hellespont”(Helle的海),源于那著名的金羊毛的传说。古希腊一国王见异思迁,娶了二房,二房想让自己儿子继承王位,加害太子和公主(名Helle)。Hermes神派了只飞羊(长满金羊毛)解救兄妹俩,飞行中不幸妹妹Helle掉在达达尼尔海峡里淹死。

还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一对情侣分别住在海峡两岸,GG Leander住亚洲端的Abydus,MM Hero住欧洲端的Sestus。每晚Leander都在Hero高举的灯光指引下游到对岸约会。一天大风暴吹灭了灯光,Leander溺水而亡,尸体漂到对岸,Hero见状痛不欲生,投海殉情。被这传说所感动,拜伦曾游泳横渡达达尼尔,并写下长诗 "The Bride of Abydus"

The winds are high on Helle's wave
As on that night of stormy weather
When love, who sent, forgot to save
The young the beautiful the brave
The lonely hope of Sestus' daughter

我无此豪情,还是轮渡吧。又回到亚洲大陆,沿海峡向西南骑行,顶风。不久开始下雨,越下越大。一辆大货车在我前面停下,司机下来告诉我他去Izmir,示意可以搭我一程。我说今天去特洛伊,还有十几公里就拐弯了。向司机表达谢意后,他耸耸肩,上路了。到拐弯处雨停了,沿着乡间路,一片田园牧歌,那特洛伊古城就坐落在一座小山上。

一进大门,就是建于1970年的木马,顺着窄窄的梯子上到顶,远观古城周围,宁静安详。据考古学家考证,这里公元前3000年就建城,直到公元400年,九毁九建,相继留下九层遗址,每层都建在旧层的基础上。著名的特洛伊战争发生在第七层时期(公元前1275-公元前1100)。 除非你是考古学家,特洛伊遗址会让你看得有些困惑,失望。一堆堆石头,依稀可猜出几个城门,围墙和房屋。虽有些失望,站在高处,你依稀可见达达尼尔海峡到爱琴海的入口。伴着美丽的落日,仿佛听到金戈铁马,仿佛看到昔日过往的商船在此停靠。是这里商业的发达导致那场旷日血腥的战争,何必拿美女做替罪羊呢。

11.10 沿着美丽的爱琴海,道路上上下下,骑起来很辛苦,路边偶尔见到卖水果的小摊,买些很甜的苹果桔子。几十公里后来到Edremit Gulf之后道路平坦,水边很多别墅洋楼,这里是度假的好去处。在Edremit过去20公里处的海边树林下露营了。

11.11 今天目的地是近200公里外的Izmir,早起就上路了。路虽平坦,但路况颠簸不平,大段大段在修路,不久单车后架的一个连接片被颠断了。后架负荷过重,只能减负。除把帐篷绑到前把,将一些比重大的物品装入背包,虽开始骑行有些别扭,不久便习惯了。天黑才到达Izmir,土耳其第三大城市。在中心区Konak住下(5US)。这里网吧难找,转了N个弯,问了N个人才找到。

It’s nonsense to talk of our civilization and your civilization, this civilization and that civilization. At the present time there is only one civilization that is alive and advancing. We either join that or we are uncivilized.
Ataturk 土耳其国父,带领土耳其走上民主,现代化的道路。

11.14 一天都在路上,翻山越岭后向东逐渐平坦。目的地是Pamukkale。离开爱琴海岸走向内陆,沿途很多果园。这里的农民生活更悠闲,也更好客,总有茶馆里人们向我招手。除了我已习惯的土耳其茶,还拿来自家种的桔子,石榴。还有橄榄油擦脸,遂略带刺激,却很清爽。

11.15 来到Pamukkale(意思是“cotton castle",棉花城堡)。 矿泉水从山上流下,终年沉积形成大面积石灰石地貌,高约百米,好似雪瀑布。天然形成梯田式一个个水池,扇贝形,温泉水成蓝绿色,美丽非凡,犹如置身于一个白色的仙境。为保护环境,不许泡澡,我只有在温泉中泡脚,青山环抱,素裹妖娆,留恋往返,亦人亦仙。

古人在这仙境之上,依山建了一座度假城Hierapolis,建于Pergamon王国时期公元前200多年,以王后Hiera的名字命名,polis是城市的意思。经罗马拜占庭时期的扩建,后被大地震所毁,被遗弃。遗址建筑有罗马浴室,Arch of Domitian(罗马皇帝),Plateia(大理石铺的大道,十几米宽,两边大理石柱,宏伟气派。),Theatre,Martyrion of St Philip(在山上最高处),古城墙等。也许是这里风水好,山上有很多古墓,出土了大量石棺(sarcophagus),保存在进门不远的考古博物馆里。石棺雕刻精美,大都描述Eros(丘比特)和Psyche的神性的爱情故事(divine love),大概由此能获得再生吧。

11.16 由于天气和时间的限制,我打消了周游土耳其的念头(土耳其之大,没几个月走不完。),决定返回Izmir,再坐船去希腊。原路返回,路遇大雨。更糟糕的是,我的两个车胎被路边的荆棘扎得遍体鳞伤,在我摘刺准备换胎时,一辆警车在我身边停下。警察很友善,带我到附近的修车店换了我带的两条备用内胎。那修车店是修汽车的,没有内胎卖。出于好奇,我询问之下才知道是过路的当地人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才那么快赶来的。谢过警察,又上路了。

天渐渐暗了,没有备胎,我正担心外胎的刺摘不干净,隐藏的小刺又把内胎扎了,真是心想事成。推车到附近的一个加油站,拿出包里的补胎工具,干了起来。天黑了,厚着脸皮问加油站的小伙子们能否在此露宿一晚。加油站没人懂英语,手语我已很精通了,一个小伙子示意他下班了,可带我到他家住。我得修车,且满身泥泞,便婉言谢绝了。我被收留在边上废弃的餐厅里。加油站值夜班的是三个小伙子,邀我一同吃饭,其中一个厨艺非凡,做的菜很好吃。今天Ramadan刚结束,大家一起庆祝一下。

饭后来了三位客人,是其中一个值班小伙子Yani打电话邀来了他的表姐,表姐夫和表妹。表姐非常美丽,黄褐色头发,英语很好,整晚充当了翻译的角色。表姐夫是Kurdish(库尔德人)。表妹金发碧眼,楚楚动人。他们住在离此约30公里的Aydin市,属于白领阶层,都是伊斯兰教徒。他们对我很好奇,对中国也很好奇,想去中国旅游。我简要地介绍了中国的历史,地里并邀请他们来玩。谈到Ataturk,他们都无限尊敬,并对他的早逝无比遗憾。谈到美国和阿拉伯世界,他们认为美国霸权,对阿拉伯世界充满同情,但他们不喜欢有些阿拉伯国家的极端和守旧,对土耳其的民主自由和现代化非常自豪。看得出,他们有些难以理解像我这样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人。他们为我唱了土耳其的歌,旋律优美。好像是举世公认的真理,结了婚的女人总想给单身男人介绍女朋友或给单身女人介绍男朋友。表姐也不例外,热情地想为我介绍女友,但要我信仰伊斯兰教的要求,我很难答应。大家喝着土耳其茶,就着些干果和我带的桔子,聊到半夜1:00方散。想起扎胎的狼狈,和今晚的快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11.17 回Izmir的路上,一路顶着狂风,路边有的广告牌也被刮倒。没想到几天之隔,天气冷了许多。找到旅行社买船票,土耳其没有去雅典的船,只有去希腊几个紧邻土耳其的岛屿(Chios,Samos,Rhode等)的船,40欧元,地图上看也就10-20公里,真贵。在我的讨价还价之下,友善的旅行社小姐建议我到Cesme(离此90公里)码头船运公司试试。下一班船是19日一早,我追问到时在码头能否买到票,她只是笑了笑。我心领神会,她大概是违反公司制度在帮我。

又去Izmir街上逛,Bazzar(大市场)人山人海,各种商品玲琅满目,各种干果,水果和土耳其甜点很是诱人。说起土耳其餐,世界闻名,可能是由于它特有的香料,菜和汤都非常好吃。很多餐馆都有人在门外拉客,我当晚吃过一家餐馆后,还是抵御不住诱惑和土耳其人的热情,又被拖进一家餐馆吃了些甜点。我一向不太爱吃甜品,可土耳其的甜点品种极多,做工精美,吃起来一点不觉得腻,一生中吃过的最好的甜品。

11.18 出发去港口Cesme,Izmir以西约90公里,一路爬坡越岭,风景秀丽,快到Cesme遇到阵雨,很快就停了。到码头买了明日一早的船票,25欧元,还是够贵的。

Cesme座落在Cesme半岛的最西段,与希腊Chios岛隔海相望。Cesme土耳其语意思是喷泉,附近有许多温泉。这里有美丽的沙滩,是一个闻名土耳其的度假小镇。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自古希腊,亚历山大,古罗马,十字军,到奥斯曼都在这里设防。地标建筑是海边的一座14世纪Genoese Castle(热那亚城堡),16世纪奥斯曼扩建。老街石砖路铺成,两边老建筑优美和谐。现在是旅游淡季,人不多。在城堡前的棕榈海滩看夕阳西下,雨过天清,海风阵阵,畅想在土耳其的日日夜夜。

土耳其地跨欧亚,三面环水,北有黑海(Black Sea),西有爱琴海,南有地中海,可谓得天独厚。欧亚古老文明在此碰撞,留下无比丰厚的遗产。独立后现代化发展虽非一帆风顺,经过这几年努力,她已基本走出几年前超高通胀(hyperinflation)的阴影,加快了走进欧盟的步伐。土耳其是我见到的最理性的伊斯兰教国家,伊斯兰教虽深入社会,却抹去了意识形态的极端。我喜爱这片土地,和这里生活的淳朴人民。

We are free people, and free of sin as well,
But to pay the penalty for your appetites, we die.
Euripides(485-406 BC,古希腊剧作家)from 悲剧 Cretans(克里特人)。王后Pasiphae生下米诺牛被Minos发现后的一段台词。

11。19 早晨去希腊Chios岛的船耽搁了些时间才出发,船上遇到三个美国人,在Izmir学土耳其语,由于只是用旅游签证,每隔几个月就来Chios,当天返回,续签。学校很容易申请,学费也很便宜,土耳其政府鼓励外国人来此学习土耳其语。一个小时后,登陆希腊。

Chios岛曾是古希腊Ionian Federation(Ionian联邦,包括小亚细亚的城市和附近岛国,如Ephesus,Miltus等)的一员,繁荣一时。同小亚细亚的其他古城一样,Chios经历了波斯,罗马,拜占庭,十字军(威尼斯和热那亚人),奥斯曼的统治,备受战争之苦。在希腊争取独立的斗争中,奥斯曼军队1822年屠杀了岛上几万人,Delacroix(德拉克洛瓦)的名画“the massacre of Chios”描绘了它的残酷。

Chios人自古就是航海专家,有很大的船队。希腊很多船王都是Chios人,最有名的该是娶了肯尼迪夫人的Onassis。传说Jason the Argonaut(阿耳戈英雄伊阿宋,我的外文名Jason的来历)在寻找金羊毛时来过Chios。哥伦布在他那著名的航海之旅前曾在这里学习,训练。更有当地人认为哥伦布就是希腊Chios人,因为当时Chios被热那亚人占领,哥伦布就被认为是热那亚人了。人出了名,出生地也被后人争来争去,哥伦布到死还认为他踏上的是中国领土,无意间作了个惊人的发现而流芳百世。还有荷马,Chios也声称是荷马的故乡,确凿否,留给专家考证吧。

我买好了当晚去Pireos(雅典的港口)的船票,在岛上闲逛,先沿海岸后折到山里的小村庄。许多房子都是石头建成,给人中世纪的感觉。再见不到高耸的伊斯兰宣礼塔,取而代之的是希腊东正教堂,每小时发出悦耳的钟声,在小镇里显得那么安详。下午回到Chois镇,把车寄存在一家旅行社,就饱餐了一顿一个多月未曾谋面的猪肉,这辈子吃过的最香的猪肉,才真正体会到“甲方乙方”里那个想抱着龙虾睡的大款所发的感慨。

由于我问路寻找公共卫生间,结识了George,他也正想Answer the nature's call, 带我七拐八拐,走了几百米才找到。(卫生条件极一般。)George看上去有三十左右,浓眉大眼,同Onassis有几分像。脸上有股拘谨愁苦的感觉,白发比我还多。他说现在没事,他有车,可以陪我去逛逛。我们开到海边,吹着海风,开始攀谈起来。他英语很流利,在加拿大魁北克住过几个月,也算半个同乡。他突然问我是否有女朋友,看着George有些迷惘的眼光,我脑中闪过同性恋的想法,以前也接触过些同性恋者,他们都比常人友善,就是总觉得多少有些尴尬。
“I feel like a shit!" 正当我犹豫时,George又冒出一句。
”what happened?" 我好奇地问。
“I lost money and my girlfriend just left me."
原来是找人倾诉苦闷,就当回心理咨询师吧。
”well, shit happens! " 我耸耸肩,“How did you lose the money, how much did you lose?"
"I made some bad investment. Lost all my savings, about 50 thousand."他一脸苦相。
亏钱确实是件很痛苦的事,不禁想起自己在Casino玩到半夜关门,在外汇交易室里整夜研究走向图,无不以亏钱结束,因为那是赌博。想起那Dot Com的疯狂岁月,到Dot Bomb的狂泻,911的shock,已能处之泰然。亏钱像其他痛苦一样,习惯了,想明白了,有心理准备了,就不那么痛苦了。
”I understand your feeling. I've lost money before, shit load of them. In investment, you need to guard against greed, fear and hope."
“hope?”
“yes. hope - the only thing left in Pandora's(潘多拉)box."
他苦笑。”I was too greedy. I trusted too much about my friend. Maybe you are right."
见他情绪有些好转,我也不便多问细节。
“I don't know what to do. My girlfriend left me. I'm quite pissed off.(气愤)"
我想起多年前一个印度朋友给我讲的,便借花献佛 ”George,do you know what is anger? what is anxiety? Anger is always about the past, about what has happened. Anxiety is always about the future, about what has yet to happen. An Indian told me this. “
"Good." 他点头。
“Happiness is always about the present, about what's happening now. So be happy."
George情绪好多了,他问我是否有兴趣晚上一起去找girl,喝酒party,晚上就住他家。我告知已买好晚上的船票,他说可以换明天走,我没那么Adventurous,感觉同George在一起还是有点uncomfortable, 还是坚持谢绝了。

又闲聊了一阵,就回镇中心了。临下车时,George抓住了我的左手,吻了几下,略带激动地说”You made me feel much better. Thank you"。 平生第一次被男人吻,有点吃惊,心里也有几分得意。“I had a wonderful time。It may take some time but you'll do just fine." 最后握手后,我下了George的车。那一吻好像顿时缩短了我们的距离,有点后悔没多留一晚了。

11.20。希腊的客轮条件很好,虽然是最便宜的Pullman seat,屋内有暖气,座位间隔很宽,淡季乘船人又不多,防潮垫一铺,睡得很好。一早到了Pireos,港口离雅典市区20公里。买好当晚去Crete(克里特岛)的船票,去雅典兜了一圈。进雅典的路上感觉比较老旧,穿过破旧的唐人街,到了中心Omonia Square。路向N方放射状辐射,很多单行线,路不宽,车多人多,行人也不遵守规则,红灯也过马路。好在市中心区不大,对着地图转了几圈熟悉了许多,景点都在方圆几公里的区域。中心区大都是旧建筑,虽貌不惊人,感觉很和谐。下午冒雨赶回Pireos。

11.21 又在船上睡了一晚,一早到了Iraklio,克里特岛的首府。向东不到10km就是Knossos迷宫。

克里特岛是欧洲大陆最早的文明的发源地,创造了灿烂的Minoan Civilization(2800-1150BC)。希腊神话中,宙斯(Zeus)躲过其父Kronos的杀戮,就在岛上长大。一统天下后,变成美丽的牛(为躲大奶Hera的追踪)载着美女Europe过海来到克里特岛,生三子。欧洲由此得名。其中一个儿子叫Minos,放逐了两个弟弟,统治了克里特岛,得到众神的宠爱。一次Minos向海神波塞冬(Poseidon)要来海上最好的牛,并答应为海神牺牲此牛。牛太美了,Minos私藏于自己宫殿。海神报复,使王后Pasiphae热恋上这迷人的牛,王后怀孕,生一牛头人身怪物Minotaur(米诺牛),被Minos发现,将米诺牛囚于Knossos迷宫。

Minos有强大的海军,战胜雅典后,神谕要雅典每九年进贡七男七女,放进迷宫喂养米诺牛。雅典国王Aegeas的爱子Thesus(忒修斯)决定虎穴除害,和父亲约好若胜利归来就将黑帆换成白帆。米诺斯王有个女儿叫Ariadne,爱上了忒修斯,送给他一个线团。忒修斯一边往迷宫深处走,一边放手里的线团,杀死米诺牛,然后一边收线一边返回迷宫入口。凯旋归来时忘记了换成白帆,国王Aegeas远望黑帆,以为爱子殉职,悲痛欲绝,投海而死,这美丽的海由此就叫Aegean(爱琴海)。

Knossos迷宫确是座庞大的宫殿,长宽上百米,建在一座小山丘上,巧妙地利用山坡错层而建。围绕中央庭院(centre court),向东南西北四翼伸展,房间很多,有宫殿,居室,神庙,储藏室等,4000年前有如此复杂的设计,令人惊叹。迷宫发掘者,英国考古学家Auther Evans用了些现代材料,修缮了一些建筑,并安排了几处精美的壁画复制品,对我这样的考古盲想象宫殿的原样大有帮助。相比之下,特洛伊遗址的废墟给人的视觉感受就小多了。特洛伊的发掘者Heinrich Schliemann(德国人)也曾在这一带考古,偶然因素使其与另一伟大发现失之交臂。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考古学家都是自费发掘。

如果Knossos还没能让你惊叹克利特人的智慧,考古博物馆(在Iraklio中心)里精美的出土文物会强烈震撼你。这里馆藏丰富,20多个展室,保存了Knossos和克利特岛其他地方出土的石器,陶器,铜器,铁器,水晶制品,首饰和迷宫中的壁画原件。除日用品外,有大量的祭祀用品,图案精美,牛是重要的主题。金首饰的制作也达到很高的水平。石棺形状和大小如今日的浴缸,稍短些,原来克利特人入棺是屈膝的。壁画线条非常优美,天真烂漫,有狩猎的,有海豚的,有人物的。Prince of Lily瘦腰宽肩,肌肉丰满。"La Parisienne"美丽的公主,红唇长发,巨大的明眸。4000年后色彩仍很鲜艳。这些壁画可以带你走进那远古的克利特人的心灵,天真,浪漫,和谐,安宁。希腊博物馆都下午3:00关门,我没料到这里展品如此丰富,只有4小时的走马观花,不无遗憾地悻悻而去。

向东沿海岸线,没出城,车胎就扎了。换胎时一群人浩浩荡荡走来,边走边呼口号,是要求增加工资和待遇的游行,资本主义国家常见的。傍晚在海边扎营,海涛声催眠效果极佳。

11.22 继续向东,风很大。右手边是美丽的爱琴海,左手边是巍巍高山,高处已见白雪。旅游淡季,很多街边小店都已关门,除了过往车辆,很少见到人。中午路过Rethimno,一座威尼斯港口城市,有城堡。中世纪威尼斯人统治克利特岛,每个港口城市都有威尼斯城堡。下午来到第二大港口Hania,本打算乘船去伯罗奔尼撒半岛的Githio,冬季船班次少,没赶上,只有买回雅典的Pireos。(尤其在冬季,船期只是供参考的,只有到了出发港才能最后确定。希腊人办事真不够professional,在雅典都问不到克利特岛上的船班。)

Hania非常美丽,尤其是为威尼斯港,长长的堤岸布满餐馆,意大利风格建筑,远处灯塔闪闪发光,海边还有一奥斯曼清真寺和东正教堂,夜色美极了。

建议:希腊旅行前最好先熟悉一下那些优美的神话故事,有助于欣赏众多浮雕。比较系统的是Gustav Schwab的Gods and Heroes: Myths and Epics of Ancient Greece。记得70年代末就有中译本,叫”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带插图,小时候就当水浒,三国一类看了,很不错,不知后来有否再版。

希腊商店,超市关门很早,周日一般都关门,给自助旅行带来不便,我总准备些食品在身边,希腊奶酪和酸奶一流,营养又扛饿,腌制橄榄吃惯了会上瘾。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bes, behold: this was Oedipus,
Greatest of men; he held the key to the deepest mysteries;
Was envied by his fellow-men for his great prosperity.
Behold, what a full tide of misfortune swept over his head.
Then learn that mortal man must always look to his ending,
And none can be called happy until that day when he carries
His happiness down to the grave in peace.

Sophocles索福克勒斯(496-406BC),King Oedipus《俄底浦斯王》结尾的合唱。

11.23 照例在船上睡了美美的一晚,早抵雅典港Pireos,向北向西沿公路直奔Delphi(德尔斐)。离开海岸,风景也变得大陆性,峰峦叠嶂,爬不完的坡,很是辛苦。沿途遇几个路边野餐的,热情邀我共食--希腊奶酪和腌橄榄,滋味无穷。几小时爬坡后,翻过山脉,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平原地带。不再只是橄榄树和cypress,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农田。这地区叫Boeotia, 是南北交通去雅典的必经之路,所以无论由北而南的和由南而北的征服者都会路过此地,免不了动番干戈,从Dorian(多里安人),波斯,亚历山大,罗马,中世纪的Frankish(法兰克人)和西班牙人,到奥斯曼土耳其和近代的德国人。

沿着公路你会来到Thiva,一个很普通的小镇。这就是古代的Thebes(底比斯),俄底浦斯的城市。传说中Thebes的创建者是Cadmus,Europe的哥哥。在Europe被宙斯拐走后,腓尼基国王派几个儿子寻找女儿Europe,Cadmus来到希腊寻妹。他去Delphi(德尔斐)神庙祈求神谕,神谕告知他不用担心Europe,并言他会在牛的指引下建立一座城市。Cadmus跟着牛来到此处,牛卧下歇息,遂建城。始名Cadmea, 后因其父在埃及建立Thebes,也易名Thebes. Cadmus给希腊带来了文字,后演化成希腊语。

由于无数的战乱,尤其是亚历山大的一次大毁坏,现在这里已没什么遗迹。面对四周的山丘,面对熟悉的以传说和历史中人物命名的街道,你无法不被那传说和历史所迷醉,再次感受那也许是人类最伟大的悲剧故事所带来的心灵震撼。俄底浦斯的悲剧故事不仅在于人对神安排的命运的无力抗争,那弑父娶母的悲剧更是直指人性深处灵与肉的矛盾和冲突(如亚里士多得和弗洛伊德指出)。

Thiva向西路基本平坦,四周是良田。路过Livadia市,有一中世纪城堡。之后开始缓慢山路。天渐暗,累,扎营。日落风起,温度骤降,冷夜。

附录:俄底浦斯悲剧故事梗概:Thebes国王Laius从Delphi得到神谕,告知他不要生子,否则他儿子将杀害他。抵御不住性的诱惑,他还是同王后Jocasta生了儿子。想起神谕,Laius将儿子脚跟弄残,叫一牧羊人置之于高山上,一死了之。牧羊人不忍,交给了远道而来的另一国Corinth的牧马人。小孩被Corinth国王收养,取名Oedipus(希腊语肿胀的大脚)。 长大成人后,勇猛非凡。一次去了Delphi,得到神谕,说Oedipus不要回到祖国,否则会杀父娶母。Oedipus决定永远不回Corinth,以免应了那可怕的预言。他游荡途中,遇一老者和众随从,冲突之下,Oedipus杀了老者。命运使Oedipus最终游荡到Thebes郊外,此时Thebes由于Sphinx(斯芬克斯)的诅咒,瘟疫连绵,苦难深重。斯芬克斯还杀死过路的所有猜不出斯芬克斯谜语的人。那谜语是:什么东西只有一个嗓音,却早上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傍晚三条腿行走。Oedipus得助于他的脚残,猜出谜语是“人”(儿时四肢,成年双腿,老年借助拐杖)。斯芬克斯信守诺言,死去。Thebes的苦难也结束了。按当时Thebes城的诺言,Oedipus被拥立为国王,娶王后Jocasta,生二子二女。

多年的繁荣后,Thebes又进入苦难。预言指出要找到杀死前国王Laius的凶手才能脱离苦海。Oedipus也发愿惩办凶手,谁知这前国王Laius正是自己在路上杀死的老者。Corinth国王病故,王后派使者来Thebes请Oedipus回去继位。渐渐的残酷的真相浮出水面,Oedipus刺瞎双眼,王后Jocasta自杀。Oedipus被逐出Thebes,到处流浪,只有女儿Antigone陪伴。。。。

Sophocles索福克勒斯写了三部曲,第二部(故事发生顺序,并非创作顺序)Oedipus at Colonus写Oedipus晚年流浪到Colonus(雅典郊外),死于斯的故事。是索福克勒斯死前的最后一部作品,他死后才上演,宗教色彩浓厚,感人至深。第三部Antigone创作时间最早,写Oedipus死后其子为争王位互相残杀死后,Antigone冒死埋葬兄弟而发生的一系列悲剧故事。

11.24 距Delphi(德尔斐)20余公里,需翻一座山,坡陡,时速如走路,两边已有雪,海拔已千米。忽感耳痒,昨晚轻微冻伤。终抵小镇Arahora,路上最高点。Parnassos山的滑雪季节已到,生意渐火。此地风景美丽,之后近10km大下坡。

沿着盘山路奔腾而下,绕过一个弯,突然眼前是几乎笔直的山崖,山崖边有几座石柱,一股青烟在石柱边袅袅升起,几只老鹰/乌鸦围着烟雾盘旋。我嗅到一种神秘,宗教,神圣的味道。这就是德尔斐,古希腊人的地球中心--World's Naval(肚脐)。传说宙斯从东,西两方各放了一只鹰,他们相遇于德尔斐,这世界中心。

希腊版的诺亚方舟故事也发生于此。传说宙斯对人类的贪婪和欺骗感到绝望,要发洪水毁灭人类。善良的Deucalion被父亲普罗米修斯告知此事,建方舟。洪水中方舟漂于对面Parnassos山顶,Deucalion和妻子独存。Deucalion按照神谕,掷石而成人。他们有一子,名Hellen,从此Hellen成了希腊的代名词。

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始建于公元前7世纪,因火灾和地震几毁几建。后被信奉基督教的罗马帝国皇帝Theodosios(狄奥多西)下令封闭。相传太阳神阿波罗杀死巨蟒Python,在此建庙,通过女祭司之口向人传达神的旨谕。由于神谕非常灵验,人们趋之若鹜。俄底浦斯,阿加门农,亚历山大。。。引发出无数迷人的故事。

神谕通常模棱两可,如谜语一样。Lydia(现土耳其)国王Croesus同波斯人开战前,来德尔斐神庙求神谕,答曰:“你会摧毁一个帝国。”,谁料他摧毁的帝国是自己。尽管如此,德尔斐神庙在希腊人心目中也许是最神圣的地方,人们从希腊各地带来精美的贡品,为保卫神庙这里也发生过多次战争。

进入大门,顺“之”字形的大道(Sacred Way)沿山而上, 路两旁有希腊各邦为供神而兴建的Treasury(礼物库)、Altar(祭坛)、Monument(纪念碑)、Stoa(柱廊)等. Treasury of the Athenians(雅典礼物库)保存修缮完好,是雅典人在马拉松战役打败波斯人后进献的。虽长宽不足10米,设计上其墙体如Doric石柱一样,下厚上薄,微向中倾斜,给人高大之感。从阿波罗神庙仅剩的几根巨大的Doric大理石柱和地基,你可以想象她昔日的宏伟。

再往上是Theatre(剧场),很自然地依倾斜的山体而建,建于约公元前4世纪。可容数千人的庞大剧场,在舞台说话,看台上听得清清楚楚,无需麦克风,无法不感叹古希腊人的智慧。再向上爬,在遗址的最高处,在一片丛林之中,是长方形Stadium(体育场),建于约公元前5世纪,有石制看台。恰逢一群德国学生,在这里赛跑。在古希腊,这里每四年举行一次节庆(Pythian节庆),不仅有运动会,还有诗歌,音乐,戏剧。其规模和荣誉仅次于奥林匹克运动会。站在高处俯瞰整个遗址,那么完美地融入到自然的环境,带给你难以言传的安宁。我开始理解古希腊人的创造天才和他们生存的环境之间的和谐精神。想起曾镌刻在阿波罗神庙的一句名言:Know yourself(认识你自己),我似有所悟。

离阿波罗神庙遗址不远,在坡下的橄榄树丛中,是Sanctuary of Athena(雅典娜神庙遗址)。这里的骄傲是Tholos,公元前4世纪建的圆形建筑,现剩下3根Doric石柱,上有石梁,梁上有石刻。她在告诉世人什么是优美。

德尔斐的博物馆是不可不看的,它收藏了遗址的出土文物,大多是祭品。还有精美的石雕。共十几个展厅,最著名的要算铜制的Charioteer(驾马车者)。

11.25 沿着美丽的Corinth(科林斯湾)向西,顶风。跨越新建的Rion Antirrion bridge(里永·安蒂里永大桥),踏上了波罗奔尼撒半岛。穿过Patra,一座大城市,我在一个叫Golden Sunset的海滩扎营,金色日落果然名不虚传,仿佛仙境。是夜,月光皎洁,洒满天地。残夜拉开帐,是仙境的仙境。落月清晨,满目湛蓝,几点灯火,一片安宁,我清澈的心,仿佛与海,与月浑然相融。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太白东坡今朝在,不需把酒亦醉魂。

图片新闻
猫鼠瓜分印度洋岛屿: 走进食人族部落:发自 泰姬陵:华美陵墓 炽 芭堤亚:醉生梦死赤裸

最新主题
· 888万伦敦奥运游只能整体订购 · 酒店机票预订,只要够好就行
· 伦敦奥运游惊现天价线路 · 长沙黄花机场着力打造“立体大交通
· 兰州中川机场3月6日将开通兰州—— · 巴航工业向阿米尔医疗救护交付第10
· 首都机场全力做好“两会”期间服务 · 东航“新华网号”飞机首航 送政协
· 贵阳机场行车路线调整 5号线开通4 · 东海航空3月2日新添一架737-300型货
· 中捷友好合作协会扬•高厚特一 · 国航西南产运行现场控制区还建项目
· 洛阳市部分航班将有调整 3月25日后 · 国航成都拉萨航线安全飞行47周年 载
· 芷江机场启动第2次改扩建工程 投资 · 云南沧源打造全国第二个县级机场 
· 新航将形成B777-300ER、A380两主力 · 约旦皇家货运开征附加费 用以抵消
· 希思罗机场收入升一成 运力不足成 · 拟投资22亿港元 香港赤鱲角机场增

* 版权免责声明 *

 

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商旅在线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旅在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airtofly@163.com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Copyrights © 2005-2008, 商旅在线(www.airtofly.com)  版权所有
代理加盟/广告服务联系:QQ 597004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