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民航资讯>> 业界快讯 | 国际资讯 | 祖国大陆 | 港澳台新闻 | 机票信息 | 火车资讯 | 旅商宝典
 

  

广州 北京 上海
深圳 成都 重庆
杭州 西安 南京
昆明 武汉 沈阳
温州 天津 大连
三亚 海口 青岛
贵阳 长沙 厦门
福州 郑州 太原
长春 桂林 济南
南宁 兰州 乌市
青藏 银川 无锡
哈尔滨 呼和浩特
齐齐哈尔 石家庄

南方航空 | 东方航空
国际航空 | 上海航空
海南航空 | 厦门航空
山东航空 | 奥凯航空
鹰联航空 | 春秋航空
英安航空 | 吉祥航空
东星航空 | 民营航空
深圳航空 | 四川航空
祥鹏航空 | 长城航空
重庆航空 | 昆明航空
通用航空 | 港龙航空
国泰航空 | 长荣航空
澳门航空 | 中华航空
华信航空 | 远东航空
航空餐食 | 立荣航空
复兴航空 | 港联航空
翡翠航空 | 东海航空
中富航空 | 甘泉航空
非凡航空 | 维珍航空
美国航空 | 泰国航空
大韩航空 | 日本航空
韩亚航空 | 地面服务
空中客车 | 旅游常识
 

都市女子走婚 圣洁or放荡

作者:

airtofly.com

来源:

指南针网

时间:

2005-10-12 10:31:57

  宾玛是成长在现代都市的汉族女子,五年前,成为了摩梭人格则多吉的“新娘”。在泸沽湖畔的落水村,她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真实的摩梭生活中,宾玛逐渐发现了被误解已久的真相——母系摩梭的走婚制度,不是“原始”亦非“愚昧”,更不是“性解放”,而是强调两性平等互动、女性享受情欲自主。在强大“害羞文化”的规范之下,它甚至为现代社会的“一夫一妻”制度,提供了另一种独特的视角。

  词解:

  阿咪:摩梭语中的“母亲”,不以婚姻或者生育为标准,所有成年女性,不管已婚或者未婚,是否生育,一律称为阿咪。

  阿乌:对所有长辈男子的统称,可以解释为“父亲”或者“舅舅”。

  家屋:即“衣度”,是摩梭最基本的社会单位,指同一母系亲族成员居住的四合院式房屋,包括母屋、经堂、楞房及畜厩,以及住在里面的人与禽畜。

故事:圣洁or放荡 都市女子走婚


  泸沽湖的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穿过湖水,宾玛和当地的摩梭妇女一样,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到火塘生火、料理早饭,为家庭客栈换洗被褥,家中的男人划船或牵马回来,会把所有的收入都交给她……

  如果在珠海,她的生活是都市女性的典型样板:拿着稳定且不菲的薪金,母亲为她打点琐事,家务活由小保姆代劳,她唯一的任务,就是专心做一个勤勉的重点中学教师。

  五年前宾玛纯粹而安静地过着后一种生活。而现在,在泸沽湖和珠海,宾玛一人分饰两角。

  她是一个普通游客,无意中上了他的船

  往落水的前夕,宾玛总会扳着指头数日子,精心地为各个小侄子准备礼物,为多吉买他喜爱的书,为各家的阿咪挑选奇缺的风湿膏药……“只要想到可以回家,我就自然而然地开始打理一切。” 相比起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珠海,宾玛更喜欢把她和多吉在落水村外的居所称为“家”。

  在这里,因为有她的最爱,于是心安理得。每当她站在这里,回头去观望城市生活,都会看到一大片忙碌、琐碎、疲惫的日子,它们千篇一律,不可阻挡,结结实实地堵住了一切。

  按照摩梭传统,她是“家”中真正的主人。“尽管土地是多吉的阿乌留下来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要从这里离开,那一定是多吉。”这是一个真实的玩笑。在摩梭族群,家屋以母系血缘为本,世系按母系计算,男人离家出门是常事,而女人作为家屋的中心,从不离家。以至于以外人的眼光看是“嫁”到这里的宾玛,自然而然成为丈夫家的主人之一,如果俩人分手,被清理出门的是丈夫而不是她。

  这种独特的习俗,在外人猎奇的眼光中,一再被诠释为“最后的母系社会”,而当地“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风俗,更吸引了众多游客如过江之鲫。统计显示,2004年泸沽湖景区共接待游客40.9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268亿元。落水村位于泸沽湖西岸,是游客的主要接待地。在这个2000多人的摩梭村庄,旅游业是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全村73户人家,几乎都开设了家庭旅馆。

  每年的旅游旺季,也是宾玛回落水的时候。

  路程并不轻松:先从珠海到广州,飞往昆明,然后坐车到丽江,再转乘客车到落水。而多吉总会坐五六个小时的车,到丽江接她,遇到夏天雨水多,半路塌方无法行车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走上两三个小时的山路,接宾玛的那天是对他们俩都像是节日。

  即便到了落水村口,她也会被政府设立的售票处截下来,要求与游客一起买票进入,渐渐地,她习惯了接受检票人员诧异的目光,然后,耐心地解释她不是游客,她的家就在这里,任何一个落水的村民都可以作证。

  “游客”只是她曾经的身份。

  那是1999年夏天,宾玛和同事来旅游,坐在传统猪槽船上眺望远处的湖水她,被背后的阳光在身体周围镶出一道金边,一下子烙进了多吉的心里。你不知道这个摩梭男人有多感性,但当年那灼伤般的震撼,至今牢牢地留在他心里,温暖着他们聚少离多的生活。

  而她,先是被他领舞的英姿打动——至今她没有忘记,那天,他穿宝蓝色的摩梭服装,戴着传统棕色毡帽,脚下是一双挂着皮带的马靴,舞技粗旷,是全场最英武的男人。然后他的博学又令她惊讶。两个同行的朋友有心考量,话题涉及乐器、古文、名家名著……他对答如流。后来她才知道,宁浪图书馆的70万册书籍,他几乎全部读遍。可从听不到他炫耀,沉默的时候像一尊雕像,不像城市男子那样浮夸和炫耀。

  再到泸沽湖,她已经不是游客——多吉带她去祖屋,介绍了他的阿咪;参加朋友的聚会,尽情饮酒歌舞……临走前,他问:“春节你来,我带你去参加家族聚会。”她答:“好。”

  他们很清楚,带她出席仅限于家族内部成员参加的春节聚会,意味着什么。

  不被双方家庭祝福的感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所有的爱情故事都会永远停留在幸福的那一刹。遗憾的是,生活总是以意料之外的方式在继续。你得到的幸福,有时一点也不会比遭受的痛苦更多。

  五年了,除了每年春节的家族聚会,她和他相聚只有暑假,以及“五一”、“十一”的长假,其余的时间,她和多吉只能各自生活,她在珠海教书,多吉在泸沽湖守着家庭旅馆,但几乎每天通电话。在灰色的教学楼里,在散发着墨水气味的办公室,在堆积的作业本中,她会想象一下多吉,他的手指停留在她的头发上,有时触碰到她的脸……它们在她的思念中像乌云一样掠过,有一点温暖。“我觉得自己更象在走婚。” 她笑。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按照汉族的规矩,领取结婚证。

  在普遍走婚的落水,曾经也有两位汉族姑娘,与村里的摩梭小伙子结婚,却没有带来幸福,导致了当地摩梭人对与汉族通婚的反感。这种质疑,对于格则多吉而言,更加严重。多吉曾问她,你觉得,让你的家人接受我,和让我的族人接受你相比,哪个比较困难?那时,宾玛脱口而出,当然是我的家人不能接受你。

  母亲知道女儿和多吉的感情,从来不赞成。最初是因为无法接受摩梭人走婚的习俗。现在则是因为多吉无法长伴宾玛左右,曾经因为两地分居,宾玛的父母离婚了,母亲了解其间的苦楚。几年间,宾玛一直试图说服母亲,把多吉讲述摩梭文化的电视节目,录下来给她看;打印多吉发表的文章,放在她的床头……其实母亲的担忧她也理解。2005年初接手了两个毕业班,每天上课、管理班级、跟晚自习,工作超过10个小时,但是每天晚上,下了自习都要自己一个人回家,她真正感到了从来没有的寂寞。

  母女俩都是对的。宾玛从感情考虑,母亲从实际思量,于是只能相持,难以化解。

  2002年为了能和多吉在一起,宾玛打算调到云南永宁乡的一所小学任教,瞒着母亲,递交了辞呈,却被老校长拒绝了。作为全市重点中学的骨干教师,她的离职不太容易。为了挽留她,校长甚至给她的母亲打了电话,说永宁乡教育设施不足会阻碍她事业发展。的确,在珠海人眼里,她这是在自毁前程。

  战争的白热化从住院开始——因为此事,向来健康的母亲患上了急性哮喘。至今,哥哥仍然对宾玛心怀不满,且言辞激烈:即便多吉来到珠海,我也绝不会与他见面。

  想到这些,宾玛总是感觉手足无措。

  后来,她知道,自己的家人还不是最抵触的一方。

  多吉第一次带宾玛回祖屋,参加春节的家族聚会,就让她记忆尤深:“三哥进来了,见我在屋里,很自然地和我寒暄了一阵。但只是一瞬间,他满脸的笑容忽然凝固,似乎彻底反应过来,严厉地问我:‘是谁带你来的?’我说是‘多吉’,他的脸马上拉了下来,转身就出去了。”

  接下来,宾玛吃到了她一生之中最压抑的一顿饭。“整个家族100多人,只有我一个汉人。大家很安静,都不说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多吉坐在我身边,一直吃饭,也没有说话。我坐立不安,这顿饭只吃了半个小时,却令我感觉有半天那么久。”

  之后她知道了,格则家是当地的“望族”,末代土司总管阿少云之妻是多吉的祖母,现任扎美寺的活佛是其舅舅,格则家的当家阿咪历来精明能干,历任村长也多出自格则家,作为家族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族人对他的感情状况尤为敏感。也因此,注定了宾玛“被接受”的过程是渐进的,刚开始,阿咪对她很客气,不让她插手家务,那是一种划清界线的疏离;三哥在路上见到她,即便擦肩而过也形同陌路。她的一举一动,更在全民观察之下。稍有不当的行为,会通过阿咪族群的闲话网络,迅速快递到全村的各个家屋。接纳的第一步,是从小阿咪开始的,她是村里最通达的老人,第一个学会了看钟表,也学会了在电话中说“HELLO”。她对宾玛的衡量标准是,才喝了两杯苏马里酒,就醉了,可见是一个好女孩。

故事:圣洁or放荡 都市女子走婚



  真正的走婚生活绝非无所禁忌,而是有许多严格规范

  这之后,“好女孩”宾玛渐渐融入了摩梭人的群体。

  与村民见面,她会依从摩梭思维去问好:“你们家阿咪好吗?”或者“你感冒了吗?”;饿了,无论走进谁家里,都可以免费吃饭;不会生火,站在门口请人帮忙,几次以后,她一站到门口,邻居或者路人都会主动问她,需要生火吗?

  在泸沽湖宾玛的“柴米”生活开始得轻松惬意,她像一只筑巢的燕子,不厌其烦地从珠海叼来织锦的坐椅靠垫、斑斓的杯碗碟勺……精心装饰她的窝。转眼,又突发奇想,在家里装上了全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马桶。在泸沽湖的阳光下,她把生活放在手心里摆弄,随心所欲。两个人都是内向的个性,甚至羞涩。干完家务后看看书,或与旅客聊天,或一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窗前的玫瑰花开,一天就飞快地过去了。幸福是洋溢在身边的浓浓的情意,一个眼神,一个举止,不喧闹,不张扬,是安详流淌在内心的旋律,只有他们自己能感受得到。

  偶尔,遇到游客对走婚的误解,她会很认真地解释,例如,走婚并不随便,也受到各种限制,到了三十岁,仍经常更换走婚对象,若被母舅知道,必然受到呵斥,若到四十岁仍乐此不疲,不单个人名声狼籍,连整个家屋都会被指责缺乏家教而蒙羞……

  有兴致的时候,她会换上摩梭服装去参加篝火晚会,代表格则家屋跳舞。

  经过十年的发展,落水早已建立起完整的村规民约及旅游体制——以家屋为单位,每户每天派一人,一周牵马,一周划船并跳舞,收入由73家平分。格则家屋是73家之一,除宾玛和多吉外,还有当家人阿玛、大哥、弟弟、阿玛和大哥的两个儿子。虽然宾玛和多吉有自己的居所,但是他们并不认为分了家:除夕晚上必定回家过年,也还是以格则家的名义集体参加葬礼。

  摩梭人从小就被灌输浓厚的家屋观念——重家屋而非个人名声,重家屋和谐而非公众成就,而走婚,正是维护母系家屋团结的文化设计。男不娶,女不嫁,各自的家屋完全是母子及兄弟姐妹间的关系,不存在婆媳纠纷、妯娌吵闹甚至翁婿不和,甚至连现代社会棘手的夫妻矛盾,也不会发生。例外的是,格则家屋到这一带都是男孩,一度苦于家中没有女性。好在大哥把走婚对象阿玛接来当家理财。在摩梭家屋中,从母系血缘亲属中过继,或者请走婚对象上门,是缺少当家女人时最常用的解决方法。

  在这个典型的摩梭家屋中,大哥和弟弟都走婚,而且都已经有了相对稳定的走婚关系。事实上,摩梭走婚虽然强调感情自由,却也不是无所禁忌,而是有许多内在规范。火塘是家屋中最神圣的地方,走婚前,男子需要到女方火塘敬锅庄,而阿咪一般也不会反对。即便有的因为走婚初期,关系未定,隐瞒着母舅而偷偷走婚。但是一旦孩子出生,必须摆满月酒,公开走婚关系,确定孩子身份,让村民与亲友祝贺孩子诞生,从此走婚也不必夜出早归。

  按照摩梭传统,弟弟仍住在母系血缘的格则家屋,但他的身份不是叔叔而是舅舅。舅舅是摩梭文化中,男性地位和权力的最高峰,对于两个侄子小钉子和小巴金而言,他是最亲并最具权威尊严的长辈,他甚至可以对侄子严加斥责,而生父是不能干涉的。

  圣洁的走婚被炒做成商业噱头,变成外来人放荡的借口

  在落水,格则家的宾玛是引人注目的女性。她代表格则家去跳舞,白皙的皮肤和娴静的气质,总是脱颖而出,很多游客拉她合影,旁边被冷落的小姐妹就会提出异议。更大的麻烦是语言的不通。摩梭语只有音,没有字,辞义少,但声调稍变,意思即毫厘千里。而某些粗话的发音,更是与日常用语的非常贴近。

  宾玛学说摩梭话常闹笑话。有一次,一家人在火塘吃饭,她指着面前的蔬菜,“这是叫“尼子”(阳具)吗?”,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短暂的沉默后,阿玛说去盛饭,一直没有回来;大哥“忽然”想起院子里的马还没有系好;小钉子要去做作业……有时候,阿玛也会好心地安慰她:“放心吧,你说的摩梭话,我们多数都听不懂的。”

  这样的事情多了,每次宾玛开腔要说摩梭语,总会有人借故走开,多吉更是胆颤心惊。因为这触犯了摩梭人的大忌——当血缘亲属在旁,绝对不能提及任何与性有关的话题,那是会令双方都尴尬的。

  香港学者周华山的分析是,“害羞文化是摩梭避免乱伦关系的文化机制。”因为情欲高度自主及多元关系,摩梭独特的走婚体制,比主流社会更可能产生血缘亲属间的性关系。害羞文化连语言上也严禁任何“性”话题,这种强烈的防御机制,令小孩自幼产生强烈的道德感,对于亲戚的联想和欲望,早在潜意识的层面已被否定,从而令血源亲属之性关系难以发生。

  于是,由“害羞文化”衍生的禁忌,俯手可拾。

  在落水,多吉从不和宾玛并肩走路,总是故意拉大距离,或者拉着别人一起走;他也不在母屋火塘边看电视,因为大嫂经常在火塘,一旦电视出现男女亲热的镜头或者对话,他与大哥、大嫂都会很尴尬;多吉最大的烦恼,是至今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阿玛:“论辈分她比我高,不应该称她为妹妹,也不可能直呼其名;论年龄她比我小,我本可称她为“阿木(姐姐)”,但她在游客前称过我为哥哥。虽然汉族朋友称她为“大嫂”,但是,“大嫂”一词暗示着她与我哥哥的性关系,是绝对不能叫的。”

  无论如何,家屋本位、走婚、害羞文化,三者互相完善,才构成了完整的摩梭文化设计,让摩梭人同时兼得家屋和谐与个人情欲自由,这也许正是千疮百孔的现代婚姻制度,所缺乏的释放机制与人本精神。

  不幸的是,最具噱头的走婚,已被商业媒介独立出来,无限夸大为摩梭文化的核心,进而被外界误读,强行贴上了“原始”、“一夜情”、“性淫乱”的标签。落水几乎每一位妙龄少女,都曾遇到过男游客的无礼纠缠。

  然而,旅游业的发达,也为落水村带来了人均近万元的收入,使其成为永宁地区最富裕的村庄之一。家家有电视、电话、手机,人人争相修房子,盖新居。年轻人早已换上汉服,民族服装只是吸引游客的工作服;平日热衷于流行歌曲,只有现场表演的时候才唱摩梭民歌。让人担忧的,是随着电视媒体和游客的大量涌入,“红灯区”与性疾病的出现,还有渗透进山区的“男尊女卑”与“处女”的男权社会观。

  金钱是一把双刃剑,在获得利益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女人阅读:泸沽湖的走婚风俗即将消失  社会向前走VS爱情向后走

  记者手记:永远有多远?未来怎么来?

  对于宾玛而言,这样的双栖生活让人无奈。有的时候她就像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地埋进沙堆,不愿意,也无法去面对未来。目前这里的一切,包括可爱的害羞文化,都让宾玛留恋,但却美得像海市蜃楼般不踏实。

  回到城市,她又要面对接踵而至的难题了——哥哥移民加拿大,母亲却说宾玛不去她也不去,全家人就这样僵持着,看不到结果;学校对她很重视,各种荣誉都给她,师生的感情也很好,让她不忍调离;现在也该到生育的年龄了,那意味着她要独自面对女人最重要的十个月,此后的大部分时间,难道要过着单亲母亲的生活?还有孩子的教育、生活……未来令她不敢再想。爱情真的可以永远?未来的生活究竟会怎样?

  带着行李,她又踏上归程。

图片新闻
马莉——10年环球 情 生命之定律 单车环游中 单人单车环游世界旅行 朱兆瑞:3000美金周游

最新主题
· 888万伦敦奥运游只能整体订购 · 酒店机票预订,只要够好就行
· 伦敦奥运游惊现天价线路 · 长沙黄花机场着力打造“立体大交通
· 兰州中川机场3月6日将开通兰州—— · 巴航工业向阿米尔医疗救护交付第10
· 首都机场全力做好“两会”期间服务 · 东航“新华网号”飞机首航 送政协
· 贵阳机场行车路线调整 5号线开通4 · 东海航空3月2日新添一架737-300型货
· 中捷友好合作协会扬•高厚特一 · 国航西南产运行现场控制区还建项目
· 洛阳市部分航班将有调整 3月25日后 · 国航成都拉萨航线安全飞行47周年 载
· 芷江机场启动第2次改扩建工程 投资 · 云南沧源打造全国第二个县级机场 
· 新航将形成B777-300ER、A380两主力 · 约旦皇家货运开征附加费 用以抵消
· 希思罗机场收入升一成 运力不足成 · 拟投资22亿港元 香港赤鱲角机场增

* 版权免责声明 *

 

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商旅在线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旅在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airtofly@163.com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Copyrights © 2005-2008, 商旅在线(www.airtofly.com)  版权所有
代理加盟/广告服务联系:QQ 597004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