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民航资讯>> 业界快讯 | 国际资讯 | 祖国大陆 | 港澳台新闻 | 机票信息 | 火车资讯 | 旅商宝典
 

  

广州 北京 上海
深圳 成都 重庆
杭州 西安 南京
昆明 武汉 沈阳
温州 天津 大连
三亚 海口 青岛
贵阳 长沙 厦门
福州 郑州 太原
长春 桂林 济南
南宁 兰州 乌市
青藏 银川 无锡
哈尔滨 呼和浩特
齐齐哈尔 石家庄

南方航空 | 东方航空
国际航空 | 上海航空
海南航空 | 厦门航空
山东航空 | 奥凯航空
鹰联航空 | 春秋航空
英安航空 | 吉祥航空
东星航空 | 民营航空
深圳航空 | 四川航空
祥鹏航空 | 长城航空
重庆航空 | 昆明航空
通用航空 | 港龙航空
国泰航空 | 长荣航空
澳门航空 | 中华航空
华信航空 | 远东航空
航空餐食 | 立荣航空
复兴航空 | 港联航空
翡翠航空 | 东海航空
中富航空 | 甘泉航空
非凡航空 | 维珍航空
美国航空 | 泰国航空
大韩航空 | 日本航空
韩亚航空 | 地面服务
空中客车 | 旅游常识
 

北京古都风貌保护问题

作者:

airtofly.com

来源:

指南针网

时间:

2006-5-16 17:27:10

    北京古都风貌保护问题提出于半世纪前。问题的提出基于以下事实:第一北京是座古城,而且是座古都;第二,长期以来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重心在北方,而北京又是重中之重,北京可以比较完整地代表华夏文化;第三,北京古都遗留的文化遗产属于世界共同财富,必须慎重对待,采取宁保勿毁的态度;第四,有些建筑遗存年代久远,再不“保护”,将毁于一旦。

    从表面看,“保护说”言之成理。然而在“保护之理”的上方还有一个“发展之理”。而且“发展”与“保护”势必发生冲突,有关部门决定取舍时往往面临两难,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只好取一舍一。从实际情况看似乎发展比保护更“硬”,求发展而舍保护自然也就成为没有商量余地的惟一选择。至今仍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无奈的必然选择,他们认为,城市首要功能是“居住”功能,其次才是“文化”功能。尽管也有些不同声音,终究压不住推土机的隆隆声。旧建筑一茬茬被推倒着,新建筑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拆”与“建”的双向运动形成了一个不可阻遏的强大惯性力。

    不同观点的口舌之战丝毫未能影响古都新旧格局的大置换。不知不觉中,北京已经焕然一新,难觅旧貌了。除了故宫等少数建筑群落得以完整保留,大部分已被毁弃翻新(新建筑新风格)。

    现在,继续讨论北京“发展乎?保护乎?”之类的问题,已经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应该做的是,摆脱建筑学、规划学的技术视角,从人文主义立场出发,总结一下“古人”为北京留下了哪些文化遗产,“现代人”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对北京做了些什么,“未来人”怎样接受我们留给他们的遗产。

    把城市规划、发展、开发、保护放置到过去、现在、将来的完整时间轴上加以考察,才能得出理性与客观的结论。

    从“现在时”上考察,城市建筑物不过是为治国者提供治国平台,为百姓提供栖居谋生之所,无所谓风貌,无所谓“文化”,更不存在今人“保护”古人建筑遗存问题。“现在时”建筑与“现在时”城市规划可以只考虑实用功能,不考虑文化功能问题。

    然而从完整时间轴考察则情况迥异。建筑是一种抽象的意思表达符号。人类的抽象意思表达符号资源十分有限,只有音乐符号、数学符号与某些民族的文字(包括汉文)等少数文化因素可以作为抽象符号来使用,来完成民族基因信息的纵向传递。抽象符号的本质含义是永恒与存留,“传递”是达此目的的惟一手段,比如“人类”要想永恒与存留,只有传宗接代,不使中辍。

    保护古都建筑遗存,困惑在于存留什么?是作为砖瓦灰沙等材质的建筑,抑或是作为“抽象符号”的建筑(风格、风貌、神韵)?是留存某建筑遗存的全体还是局部?

    在讨论保护北京古都风貌问题时,无论是主张发展的还是主张保护的,对“保护”的理解高度一致,都是将保护建筑遗存理解为保护该建筑的“全体”,即有形的“材质意义上的建筑遗存”。后来人们逐渐发现,这一思路在实际操作上是行不通的。破旧不堪的四合院不用推土机,人力就可以将其推倒。在现代化建筑物面前,“旧貌”自惭形秽,不从材质上进行更新,难以与现代化建筑颉颃。整体上看,在提出“保护”口号时,北京的大部分建筑物已经进入了衰老期。就古都北京的现状而言,保护“材质”几乎等于放弃保护,因为北京古都的遗存绝大部分是砖土结构,经受不住长年的风吹雨淋。许多建筑不拆自倒。保护行将就木的物质遗存谈何容易!——这便是问题症结所在。

    在事实面前屡屡碰壁并未促发出新思路。

    1964年《威尼斯宪章》发表之后,“材质保护”论得到了理论上的支持,更成为不可更移的定说。虽然在对待古都旧城问题上派别林立,然而在将“保护”定义为“保护材质”这一点上却高度一致,相反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到。

    材质,乃北京古都保护问题之死穴。“保护材质”的理论又总是在强调“延年益寿”,不允许搞“假古董”,这就就麻烦了。砖土非石,寿能几何?“自然死亡”规律不可抵挡,修修补补何济于事。况且在许多场合,维修费用远远高于重建。在脱离实际的指导思想下,“保护古都”变为一纸空谈。

    《威尼斯宪章》绝非无懈可击的权威纲领,绝非保护城市文化遗产的金科玉律。从哲学上考察,可以说它漏洞百出,不足以让天下效法。即使是针对以石料为主要材质的威尼斯城来说,也不可能真正实现。不用多说,最多再过两千年,材质意义上的威尼斯城就会消于无形。怎么能够长存呢?严格地说,万事万物,凡有形者皆难以求得永恒,凡永恒者皆是无形之物。这是普遍规律,城市建筑(无论是石筑的还是铁打的)概莫能外。让材质意义上的城市永恒存在,属于痴心妄想。据有关专家估测,意大利的斗兽场至多还能存在五千年,就会被风化殆尽。而五千年对于“人类历史”不过是昙花一现,怎能算“永恒”呢?

    不如换一个思路,放弃对建筑“肉身”长生不老的幻想,改为追求建筑灵魂的永恒不朽,那倒是完全可能的。这一思路并非空穴来风,乃拟人化思考的产物。肉身之人,谁能永恒?然而伟人的精神确实可以长存人间,为人师表。建筑物为什么不能呢?将建筑物的建筑风格与建筑形式留存下来,代代相传,建筑就不会死,不会消亡。

   “永恒”(生命不朽)的思想起自柏拉图,他在观察短暂的肉体生命时,从冥冥中感受到一种启示:人可以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肉体的,昙花一现,而且死后腐臭;另一部分是无形的,可以独立于肉体,可以永远不死。柏拉图称之为灵魂。柏拉图还提出“精神家园”的概念。柏拉图的这一思想成为基督教的理论基础,一直影响着后人的精神生活。

    如果把柏拉图的理念用到古都保护问题上来,对传统建筑物作拟人化思考,就可以得出结论:其实建筑与人一样,可以不死,可以代代相传,直至无穷。但不是用修补的方法让其保持“原貌”,而是更其材质,保其风格,换其衣裳,保其灵魂。这一思路的依据是,作为抽象符号的建筑,主要是通过风格、形式、神韵等因素体现,而这些因素与材质关系并不大。完全可以脱胎换骨而又不伤其精髓。相反,企图永久保存原物,让砖瓦灰沙永存不灭,近于痴梦。

    传统建筑物的价值并不仅仅体现在材质上,更体现在建筑设计创意以及意思表达上。完整时间轴上的建筑或建筑群表征的是哲学、美学、人学、人类学、历史学、天文学、神学等方面的意志与思考。这种意志与思考可以通过新材质进行重塑,并保证不使失真。如果能让一种建筑风格长存(如欧洲的哥德式建筑),那种建筑就属于传统遗存,而不必计较其材质的年岁。

    事实上,许多国家就是这样做的。东方,以日本为代表,就是通过材质的“以新换旧”让古建筑长存的。日本人不仅通过换材质求得其长存,而且这一思路也影响到他们对人的态度。日本人认为人死之后越是速朽,得到超度就越快。所以他们将棺木弄得很薄。对建筑物亦如此,他们不等旧建筑物老朽,就先行拆毁重建,让其获得新生。

    日本的一些传统庭院建筑至今仍保留中国战国时代的风格。这是一种十分明智的做法。如果日本人也一味追求保护传统建筑的“原汁原味”,木质的传统建筑的寿命充其量只能存留一二百年,伊势神宫与浅草寺早就没有了。

    传统的西方普遍以石料为建筑材料。石料抗腐蚀性较强,因而建筑寿命也相对较长。然而,他们对古建筑物也不是一味保持“原汁原味”,他们只对对个别文物级传统建筑采取“整体”保护,其余大多采用“换材质以求长存”的办法,而且颇有成效。这一情形在英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都极为普遍。在这些国家随处可见材质新风格老的“传统新建筑物”。人们对这些建筑物的第一感并不是其材质之新旧,而是其风格与灵魂。见到这些建筑物,自然而然会联想其自己的民族属性。建筑的“抽象符号”作用纤毫毕现。

    之所以北京古都保护问题陷入了“保护材质”(由于材质无法保护,最终以失败而告终)的误区,是因为中国人从来没有产生过类似柏拉图那样的思考,总是试图寻求“此生”(肉体)不朽。中国的道教与西方的基督教大不同。基督教信者认为活着的时候行善死后可以升天堂。道教信者认为经过“修炼”活着即可升天,完全把“肉体”与“灵魂”合一了。所以,中国人追求包括肉体在内的永恒存在。这一思想也充分体现在对待建筑的态度上。在中国,即使是最高贵的皇宫,也不会在其尚“健在”时拆除重建,只有不修缮不行了,才会把修缮问题提到日程上来。由于只重视“材质”而忽视建筑精髓,华夏早期的建筑风韵也就逐渐失传。所谓古都,充其量不过几百年历史。而有的国家,只有不到两千年历史,却有着千年以上的建筑遗存。

    保护古都风貌,责无旁贷。民族精神需要通过建筑遗存加以张扬,因为作为抽象表意符号的建筑物是庞然大物,影响力最大,也最持久。它是民族的广告,显然放弃这一有效的凝聚手段得不偿失。一旦北京的空间被现代“火柴盒”布满,我们就会感到缺滋少味了——缺少民族自豪感。一个缺少民族自豪感的民族,即使得到“广厦千万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作者注:没有时间压缩文章,有些长,对读完这篇文章的网友道一声对不起!

图片新闻
商道中国:中式旅游热 敦煌遭遇严重危机 可能 一次旅游引发的瘙痒 中国高尔夫球场管理差

最新主题
· 888万伦敦奥运游只能整体订购 · 酒店机票预订,只要够好就行
· 伦敦奥运游惊现天价线路 · 长沙黄花机场着力打造“立体大交通
· 兰州中川机场3月6日将开通兰州—— · 巴航工业向阿米尔医疗救护交付第10
· 首都机场全力做好“两会”期间服务 · 东航“新华网号”飞机首航 送政协
· 贵阳机场行车路线调整 5号线开通4 · 东海航空3月2日新添一架737-300型货
· 中捷友好合作协会扬•高厚特一 · 国航西南产运行现场控制区还建项目
· 洛阳市部分航班将有调整 3月25日后 · 国航成都拉萨航线安全飞行47周年 载
· 芷江机场启动第2次改扩建工程 投资 · 云南沧源打造全国第二个县级机场 
· 新航将形成B777-300ER、A380两主力 · 约旦皇家货运开征附加费 用以抵消
· 希思罗机场收入升一成 运力不足成 · 拟投资22亿港元 香港赤鱲角机场增

* 版权免责声明 *

 

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商旅在线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旅在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airtofly@163.com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Copyrights © 2005-2008, 商旅在线(www.airtofly.com)  版权所有
代理加盟/广告服务联系:QQ 597004688